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帖子
  • 用户
  • 版块
帖子

[青春言情]《何来不了情》作者:十方未名(完结) [复制链接] 360| 搜狗| 百度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紫魅雪
UID: 1512380
性别: 保密
发帖: 304
592
330
0
交易币: 104 个 获取交易币
好评度: 0 点
原创币: 0 个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09-01-02
最后登录: 2018-05-31
鲜花 [4]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6-07-14 01:44:59
书籍封面:可有可无,按各位亲的意愿
书籍名字: 何来不了情
作者名字: 方未名
原创网址: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835280
章节数目及文章大小: 12956字
楼层布局:5
文案:
浅吟潇湘曲,拟弦风入松。

情深易不寿,命尽爱自穷。

许莫阳x陆宇,《不了情》前篇,结局与正文无关。
内容标签: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莫阳,陆宇 ┃ 配角:薛照夜 ┃ 其它:药王谷,天云山庄,美攻强受
【下载说明】
   如果提示您的货币不足5 ,无法下载附件!——请参考此贴:帮 你 快 速 赚 钱,一 分 钟 搞 定 100 财 富!
成为饭饭VIP会员可以免费下载本站所有书籍,点击这里加入VIP
   论坛屏蔽迅雷\快车等P2P软件下载,请点击附件名称直接下载
   普通会员发书区的书籍需要版主审核完毕转移到书籍大板块才可以下载。发书就有奖励
1条评分财富+15
汝鄢立夏 财富 +15 发帖规范,特此奖励,感谢亲对饭饭的支持,祝你在这里玩的愉快 2016-07-29
离线紫魅雪
UID: 1512380
性别: 保密
发帖: 304
592
330
0
交易币: 104 个 获取交易币
好评度: 0 点
原创币: 0 个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09-01-02
最后登录: 2018-05-31
鲜花 [4]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6-07-14 01:45:44






青龙卧墨池



武林大会开始后第三天,天云庄主姗姗来迟。


现任天云庄庄主陆宇,是天云庄第九任庄主。天云庄在江湖上屹立已有数百年,声名浩大,放眼当今武林,是当之无愧的魁首,几乎没有其他派别可匹敌——除了药王谷。


药王谷来历很简单,正如其名,里边住着历任江湖人称的药王。而药王谷也不只是住着药王,它和天云庄一样,是一个武林门派,有它的三千弟子、个中高手,其中地位最高的便是药王。


许莫阳是药王谷第十七任主人。





薛照夜从偏房里转出来的时候,正值掌灯时分。


这几日武林山庄因为正在进行武林大会而格外热闹,但热闹只在其他的地方沸腾,丝毫没有感染这无人问津的小院儿,这里一如既往地冷清。薛照夜一步一步慢慢走在院中的青石路上,心中感慨,微微有些失落。


当年顾长风为讨薛凝霜欢心,极万千财力在这后院修建青龙池,又花费无数从洛阳移植了满园薛照夜根本叫不出名儿的名贵牡丹,更特别聘请高人专门照料这些奇花异草,才能千辛万苦得了满园国色,换得薛凝霜一展颜。只可惜天不厚待,顾长风穷极一切也没能使得美人长留,红颜薄命,不过几年薛凝霜竟染病而逝,香消玉殒。珠沉玉碎后,自此人去楼空,这院子便落寞了。曾经多少风光,繁华无数,如今只剩无限凄凉,半园荒芜。





薛照夜走到围墙边的时候,听见有人在说话。


是个男人的声音,音色很粗,说得很快:“许大夫,肖岩今天早上都是好好的,中午吃完了饭就开始肚子疼了。武林山庄的人说不是饭菜的问题,我也明白,其他人都没事儿,他们不可能对肖岩一个人下毒,我兄弟二人有几斤几两自己还是知道的。可大伙儿都看不出来是怎么回事,急忙中想起来您老人家也来了,只能来打扰您。实在是没办法,求您行行好,帮我兄弟诊治诊治吧!”求告的声音听起来很着急,应该是真的遇上了麻烦,才会如此谦卑地求助。他语气又十分恭敬,想必所求之人是个了不得的大人物。


其实薛照夜并不清楚什么样的人才算是大人物,只是记得她凝霜姐姐说过,论英雄,别的人莫说,像天云山庄陆庄主那样儿的,就是大豪杰、大英雄。


薛照夜没有见过陆庄主,只是时常听凝霜姐姐说起他。


她说,陆庄主是个大英雄,相貌英俊,龙章凤姿。


她说,陆庄主是个大豪杰,锄强扶弱,美名远扬。


她说,陆庄主啊,还是个风雅之人,琴棋书画、诗歌酒剑都厉害着呢。


可是薛照夜都没有亲眼见过。她不知道大英雄是不是就一定长得英俊,也不知道大豪杰是不是都会美名远扬,更不能明白到底什么才叫“风雅”。但她肯定地知道,凝霜姐姐是苏州的大美人、大才女——不单单是老爷夫人还有少爷夸赞的,还有好多好多凡是见过凝霜姐姐的人都这么说——那么凝霜姐姐喜欢的人,一定是个威武风雅的大英雄。因为凝霜姐姐曾经说过,佳人配才子,美人爱英雄。这是凝霜姐姐说的,凝霜姐姐的话不会有错。


薛照夜轻轻地再往前走了一步。





“肚子疼?会不会是吃坏了东西?不是说有毒,风邪入体、冷热、油腻、辛辣,都可能引起腹部不适。这般的普通病症,找山庄的大夫看看开点药才是正事,何需兴师动众地惊动药王谷。”一个苍老的声音劝道,应该就是男人称呼的“许大夫”,他的话语虽然带了一点点责备,但还算平和,并不令人害怕。


请求的男人犹道:“肖岩吃了山庄大夫的药还是痛得死去活来,山庄的大夫怎么能跟药王谷的药王比?医者父母心,许大夫您既然是药王,就不能给我弟弟看看,让他早点好?要是真出了什么事,对武林山庄、对药王谷的名声也不好吧。”他这般说着,口气已经有些冲了,有了两份要挟的味道。


薛照夜暗暗摇头。她知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大夫应该是救死扶伤的。但她也明白,这个世道,没有谁是必须为谁做什么的,所以那个男人从请求变成威胁,也是不对的。但薛照夜还是希望许大夫能够答应,如果他是个好人、是个好大夫的话,就算是病人只是小的病痛,他去了也可以为病人减轻或者解除痛苦。


可是“许大夫”并没有松口,只是道:“肖崖,我知道你担心弟弟,但你也要相信山庄的大夫。只有来如山倒的病,哪有药到病除的大夫?如果什么人什么病都劳动药王,药王也是忙不过来的。你说如果令弟出了意外,武林山庄难辞其咎,但可有想过若是出动了药王,又会演变成如何模样?需知众口铄金,原本一个普通恶感腹痛,因为惊动了药王,众人一传话,转眼就能变成大灾大难。武林大会才过了三天,你要剩下的十几天都不得踏实吗?”


薛照夜理解“许大夫”的说法,他这样说确实是有道理的。凝霜姐姐还在的时候,薛照夜也陪着她观赏过武林大会。武林大会三年举行一次,一次有半个月。算上结束后一些相熟的人私下碰头,逗留在武林山庄或是山下周围超出一个月的也是有的。凝霜姐姐曾说过,人心难测,一个如此多人参与的盛会,加上不乏武艺高强之人,稍微有个风吹草动被心怀不轨之人利用,都会引起大的风波。所以每次主办门派都要万分仔细,稍不留意就可能生出乱子,想来老人家的顾虑也在于此。


不过那位叫肖崖的男子并不能接受这样出说辞,只是冷冷一哼道:“那许大夫又如何断定我弟弟一定只是小毛病?说不定就是武林山庄出了问题,有人故意给我弟弟下毒!因为我们是小门小派不会被重视,所以就能轻松得逞!”那叫做肖崖的男子声音提高了,言语间颇为愤慨,甚至举出了自己不应该说出口的例子。


薛照夜想他是真的关心弟弟安危,才会这么生气,如果许大夫还是推脱,就有些不近人情了。


然而,这次拒绝的不再是“许大夫”,而是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肖帮主,武林山庄迄今为止已经举办了七届武林大会,从未出过错。便是有不长眼的宵小想要生事,最终也被妥善解决,还请肖帮主慎言。”这男子声音颇为威严,薛照夜想,他应该是个硬朗而有气势的人。


肖崖并不满意,哼一声道:“秦门主是武林山庄的娘舅,又是药王谷常客,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在串通一气算计大伙儿?!”他说起来已经是真的发怒了,声音也粗了,或许更是想要动手。


薛照夜听着不由也紧张起来,正想着这回“许大夫”要如何解释,却听另一个声音道:“谦叔、师兄,让肖帮主进来吧。我有几个问题想问问肖帮主。”


薛照夜微微一愣。


这个声音很年轻,听起来只有二十多岁。声音有些沙哑,好像很疲惫,可语气依旧温暖柔和,让人觉得心安。


这个声音带着江南的味道。虽然说的不是苏州俚语,但是却像那秦淮之地的调子,熟悉得让薛照夜的心蓦地一荡。


“谷主——”是那老者的声音,“你身子还没好,就不要——”老者还没说完,被年轻人打断:“请肖帮主进来。”年轻的声音说,薛照夜听到“呀”地一声响,知道是门开了。


她站的地方隔墙挨着的是旁院厢房,那个说话有江南味道的年轻人就住在那里。
[ 此帖被紫魅雪在2016-07-14 01:47重新编辑 ]
离线紫魅雪
UID: 1512380
性别: 保密
发帖: 304
592
330
0
交易币: 104 个 获取交易币
好评度: 0 点
原创币: 0 个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09-01-02
最后登录: 2018-05-31
鲜花 [4]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6-07-14 01:47:18

  ☆、风入松

  薛照夜站在墙下听了许久,直到再听不见隔壁说话的声音,园子又恢复成一直以来的死寂。薛照夜突然感觉恐慌,明明这些年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寂静,但突然有了熟悉的声调,就开始无法抑制地害怕起来。这么多年来薛照夜第一次想要往外走,走出这个院子,想再听听那个年轻人的江南语调。
  顺着墙根向前走,薛照夜一步步数着。院子并不大,走了十二年,路上有几块石头,石头是什么形状她都知道。可是,分明清楚地知道从自己站的地方到门口有多少步,但真正走起来却感觉好遥远。
  薛照夜想,或许自己真的走不出这个院子了。薛照夜觉得悲伤,然后害怕地想跑起来。可才跑了几步便被绊倒,整个人扑了下去。
  “小心!”薛照夜本以为会跟以往一样摔倒,却不想一只手稳稳地扶住了她。
  薛照夜感觉那只手只是在自己肩上轻轻搭了一下,然后又拉了下胳膊,自己不知道怎么就站稳了。待自己站稳,那只手便立即离开,而后头顶响起一个关切的声音问道:“姑娘没事吧?”是名男子的声音,音色低沉浑厚,竟然同样带着江南的味道,只是比之前年轻人的语调多了一份厚重。
  若说之前年轻人的声音如水,那他便是山。水灵动,山沉稳。这个萍水相逢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安稳可靠。
  薛照夜轻轻弯起嘴角,没有说话,只是笑。
  男子似乎有些疑惑,又有些担心地道:“姑娘还好吗?”
  薛照夜依旧笑,摇了摇头,然后反应过来,又有些慌乱地点头。
  男子似乎笑了:“那就好。天黑了,姑娘还是早些回屋吧。今日山庄人多嘴杂,莫要冲撞了姑娘。”男子说着,虽然只是平平淡淡几句话,却让薛照夜感觉分外温柔。
  薛照夜觉得他的声音很好听,因为他说出的是充满关怀的句子。许久不见这样的关怀,薛照夜不由得慢慢低下了头。
  “是我唐突了,还望姑娘见谅。这便告辞,姑娘早回吧。”男子见薛照夜不回答,以为她是羞怯,于是道别,转身就离开了。
  薛照夜很想拉住他,手指伸了又屈,终是没有伸出去。听着他的脚步声越走越远,薛照夜秀气的脸上终于显出淡淡的失落来。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薛照夜听到琴声的时候,脑子里浮现出这般景象。
  凝霜姐姐曾说,烟雨江南,花间晚照,最是怡人。还说人生在世,最恣意是卧看山间风月,最留恋不过醉饮曲水流觞,若能得一知己携手,便是一江清水,两三点渔火,都胜过繁花无数。
  薛照夜却总觉得凝霜姐姐说的那些景致美是美的,但太冷清,自己不大喜欢。可当她听到这琴声忽然就明白了,繁花似锦固然惹人,悠远恬淡却更安心。热闹有热闹的好,清淡有清淡的妙,都能令人动容。听着悠然舒缓的琴声,薛照夜慢慢安下心来。
  正当薛照夜就这般默默地靠在墙边聆听,琴声忽然止住了,一个声音道:“门外不知哪位朋友,请进来吧。”声音年轻温润,正是那位带着江南口音的男子。
  薛照夜吓了一跳,突然又想逃。慌忙后退的时候踩到枯枝差点儿摔倒,扶着墙站定才发现竟忘了来时的方向。薛照夜茫然地站着,心头忽然升起说不尽的落寞与酸楚。
  屋里的人听到外边一声响动之后许久再没有动静,有些疑惑。迟疑片刻,还是起身走到门前,见是一个娟秀的青衣女子站在门外,一手扶着白墙,微微仰起头,淡淡的月光照在她脸上,一片冷清中单薄的身躯显得格外楚楚动人。
  “姑娘?”许莫阳叫了一声,没有得到回应。他原本以为是哪个武林人士误入,没想到只是个看起来十分柔弱的女子。只是不知她为何来到此处,见到自己没有回避,也不答话,好似根本没有看到,只在呆呆出神。
  许莫阳等了片刻,见女子依旧没有理会自己的意思,打算离开。看了眼她单薄的衣衫,许莫阳还是叹了口气道:“夜来露重,姑娘还是早些回房歇息吧,莫要受了凉。”说完转身回去。
  女子这才回过神来,有些慌张地奔上去两步,张了张口,却没有说出些什么。她停在那里,伸出的手抬起又落下,最后揪着自己的衣角垂下头去,泪水已止不住落了下来。
  许莫阳听到她追上来的时候就转回了身,正见她无声落泪。心中不忍,终还是上前一步道:“姑娘可是有什么事情在下能够帮得上忙?”许莫阳感觉出了女子的欲言又止,终是心软地开了口。
  听到问话的女子终于又抬起头来,许莫阳终于更加清晰地看到她的面容。是个秀丽的女子,虽已不是少女年纪,但秀气的脸颊干净白皙,并没有染上多少岁月痕迹,与一身少女装束依旧相称,不说绝色,也是动人。此时一双漆黑的眼睛里落下泪珠,嘴角紧紧抿着,神情凄婉,惹人怜惜。
  许莫阳注意到一丝缺憾,女子那双本应灵动的美眸没有丝毫神采,分明是个目盲之人。
  见女子听见自己说话,似乎被吓着了。而后她好像是欣喜地想要说什么,张了张口却仍是无言。
  许莫阳更觉心下涩然。这清丽女子竟是目盲又失语,老天或许对她是太不公了。但她既然目不能视,口不能言,又是如何来到这偏僻小院?或许,她原本就在这里。许莫阳抬眼看到对面对面白墙后青色的屋顶,于是越发温柔道:“姑娘可是听到在下的琴声而来?”
  女子终于点头。
  许莫阳得到了答案,却不知该如何继续。
  过了稍许时间,女子没有再听到许莫阳的问话,慌忙伸出手去想要探寻,却被一个微凉的手掌托住掌心。
  许莫阳感觉到女子纤弱的手与自己一样冰凉,她似乎怔了一下,而后抓住自己的手在掌心写下六个字:
  “先生所奏为何?”她写得很慢,好像是怕自己明白不了。又抓得很紧,或许是怕自己转身离开。
  许莫阳感觉到她手指不安的颤动,便任由她握着没有松开,只是道:“风入松,方才我弹奏的曲子是风入松。”
  女子得到回答,终于微微笑了。
离线紫魅雪
UID: 1512380
性别: 保密
发帖: 304
592
330
0
交易币: 104 个 获取交易币
好评度: 0 点
原创币: 0 个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09-01-02
最后登录: 2018-05-31
鲜花 [4]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6-07-14 01:47:32

  ☆、当时明月在

  “华裾织翠青如葱,金环压辔摇玲珑。马蹄隐耳声隆隆,入门下马气如虹。云是东京才子,文章巨公。二十八宿罗心胸,元精耿耿贯当中。殿前作赋声摩空,笔补造化天无功。庞眉书客感秋蓬,谁知死草生华风。我今垂翅附冥鸿,他日不羞蛇作龙。”
  许莫阳放下手中书卷,抬头望向窗外,深秋树木叶落,百花已败,唯留秋菊不惧霜露,独绽一片风华。然而纵使秋菊能傲霜,也总有枯萎的时候。许莫阳微微叹息,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①。武林大会已过了十二日,又到了要走的时候了。
  “笃笃”,两声平缓的敲门声打断许莫阳的思绪。起身打开门,见秀丽女子安静立在门外,一身浅翠,温婉娴雅,正是十日前结识的薛照夜。
  那日自己临夜抚琴,薛照夜闻声而来,意外结识。而后每每日暮后,她便会来到小院,或听自己抚琴,或只是淡淡坐着,不知在想些什么,也无须知晓。因着薛照夜口不能言,二人少有对话,但十日踏月而来,披露而回,却已生出一份知己交情。
  薛照夜是个柔弱的女子,却又格外坚毅。如她每日前来,无须相迎,也拒绝相送。让许莫阳第一次感受到真正的君子之交淡如水。
  许莫阳不知道薛照夜是如何判断时间,也不知她是否知晓日月起落。她明明被老天夺去那么多,却并不介意自己失去的,依旧怀着一颗温暖的心。
  薛照夜在许莫阳手心写下的第一句话是问琴声,第二句话是“念江南”。
  薛照夜喜欢江南,喜欢江南的风、江南的雨,怀念十里桃花、垂柳映堤。
  “薛姑娘可有想过要回去?”许莫阳似不经意地问,似轻烟缭绕,勾起薛照夜的回忆。
  想,当然想。白日里,梦里,想了百回千次。
  生于江南,长于江南,可如今江南路远,道阻且长,她目盲又失语,如何还能回得去?江南,早已成了只能在梦中回忆的地方。而即便是回去了又能如何?家已不在,人亦不再,只剩下自己一人了。
  薛照夜想着,摇了摇头。
  许莫阳不说话,默默看了她一会儿,终是转身取琴再弹了一曲潇湘水云。
  薛照夜还是静静地听着,神色安然。
  “琴中有伤。”许莫阳记得那日曲罢,薛照夜提笔写下四字,此后许莫阳便再不奏风入松了。
  “铮——”琴音倏地一滑,涓涓细流竟成了狂风巨浪,潇湘水云成了平沙落雁,一时波涛变换,风云变色。
  “铛——”曲未终,乌弦竟断了,许莫阳望着断弦,慢慢握住,收拢了手掌。
  薛照夜不知所以,无声地望向许莫阳的方向。
  许莫阳怔怔地抚摸断弦,不知觉划破了手指,殷红的血从指腹涌出,他却毫不在意。一面按着断弦,却是专心地听着院子外的动静。许久,似乎有一声叹息,声音太轻,若非许莫阳这般身手又是全神贯注地听着,根本发现不了。
  可也就只是一声叹息,而后脚步声便渐渐远了。
  许莫阳抓着断弦,一拉,手掌划破了,血滴下来。他握紧了拳头,半晌才慢慢放开,却是死死地按住琴弦。许莫阳整个人都在发抖,琴弦因为指尖的震动发出极细微的呜咽,竟也如泣如诉。
  薛照夜感觉到许莫阳的悲恸,不由得起身朝他走去。
  许莫阳感觉一个身影到了近前,捏紧了断弦屈指就要弹出去,却蓦然记起站在自己面前的是薛照夜。许莫阳愣了一下,慢慢放开了弦,似叹似问地道:“薛姑娘?”
  薛照夜有些惊慌,是对于血的惊慌。那三年里,薛凝霜每每咳血不止,血的味道便成了薛照夜的噩梦。
  血和死亡总是很近,因为死亡会阻隔亲人却无法阻止,所以惧怕。
  薛照夜蹲下身去,稍微摸索了一下,捉住许莫阳的手。感觉他掌中腻腻的全是血,便掏出手绢为他包扎。薛照夜看不见,只是简单地用手绢将手掌缠住打了个结,却在许莫阳心里如平静的湖面被细雨点了一下,漾开了涟漪。
  许莫阳是怜惜这个身世坎坷的女子的,而她也带给人一种心安的感觉。许莫阳这十几年救治了不少人,这一次他更不能放下薛照夜自行离开。没有思索,许莫阳已开口道:“薛姑娘……你若愿意,与我回药王谷吧。桂林虽不是苏扬,也在江南。好山好水,好风光……一辈子住在那里,听风触雨,也够了。”许莫阳喃喃,说给薛照夜听,却更像自语。
  薛照夜手上的动作顿了顿,然后轻轻点头。
  陆宇退出院子,听着许莫阳的话,站在原地几乎没了知觉。直到迎面走过来秦天,陆宇才惊觉,自己早已离开那人很多年了。
  秦天大步走到陆宇跟前,看这已届而立的天云庄庄主越发冷峻威严,不由嗤笑一声道:“陆庄主好兴致,怎地有空到这偏僻小院来了?天云庄家大业大事务繁多,陆庄主平时不都忙得脚不沾地吗?这是受不了了终于出走,还是中了什么无解之毒来求药王谷救命?我希望是后者,这样就可以拒绝你的求医,然后看着你去死了。”秦天很不高兴,于是开口讥讽。
  陆宇没有理会秦天言语的恶意,一张刚毅的脸仿佛冻结的秋霜,看不出分毫变化,只是看了秦天一眼淡淡道:“闲来无事,随便走走,不想到了故人之处,打扰了。”
  “故人?哼,”秦天冷笑一声,“难道不是‘旧人’?”
  陆宇没有辩驳,只是道:“他年旧事,早成云烟。我与他都放下了,秦护法为何还放不下?”
  秦天冷笑不止道:“我有什么放不下?秦某人一根直肠子不会打结,亲近时是友,背信弃义便是仇,从不优柔寡断。照我看,放不下的是陆庄主才对。秦某人与庄主同年接手的门主之位,陆庄主还是早早丢了那旧时候的称呼,唤我秦门主的好。”
  陆宇依旧淡漠,而后从善如流地道:“是陆某失言了,秦门主见谅。天色不早了,陆某告辞。”说罢抬脚就走。
  秦天冷冷道:“好走不送,最好别再让我碰见,省得相看生厌。”
  陆宇似乎没听到秦天厌恶的话语,踱步离开。但在错身而过的时候还是顿了一顿,道出句:“你们……照顾好他。”再迈步,很快就走远了。
  秦天看着陆宇背影,脸色如霜啐道:“黄鼠狼给鸡拜年,谁稀罕你的好心。”好不容易才忍住了冲上去揍他一顿的想法,转身跨进院子。
  注:①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出自王国维《蝶恋花》。
离线紫魅雪
UID: 1512380
性别: 保密
发帖: 304
592
330
0
交易币: 104 个 获取交易币
好评度: 0 点
原创币: 0 个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09-01-02
最后登录: 2018-05-31
鲜花 [4]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6-07-14 01:47:50
 ☆、何来不了情

  “师兄。”秦天刚进院子,就看见许莫阳和薛照夜要出去。知晓往日薛照夜也最多让许莫阳送到门口,倒宁愿他二人能够多出去走走,或许能相处出其他意思。想到此秦天暗暗苦笑,知晓这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
  但秦天看许莫阳和薛照夜并肩站着,男子一身月白衣衫,温文儒雅。女子一身浅翠,娴静秀美,人见了必要赞一句“金童玉女,天生登对”。若是十年前,秦天也要这般赞叹,只可惜……恨不逢时。秦天叹了口气。
  薛照夜似乎听到有人进来了,便冲着人来的方向福了一福。
  秦天心中越发不好受,于是努力温和声音朝薛照夜道:“薛姑娘好走。”
  许莫阳朝秦天点头,与薛照夜一同出去了。
  秦天看着二人背影,气也不是,叹也不是,最后只能转身往许莫阳房里去了。
  进了许莫阳屋里,秦天随手拿起许莫阳正在看的书。坐下后却没有翻动,反而开始想些其他东西。
  想起薛照夜这几天每日独自前来小院,又不让人迎送,觉得是不合适的。不单因她是个柔弱姑娘,更因她不方便行走。因为薛照夜与许莫阳相处融洽,秦天已将她当做妹妹看待,虽然这点路对于普通人来说并不远,总还是会担心她路上有个闪失。
  顾长风的武林山庄园子个个建得不小,薛照夜住的那青龙池更在后院中最僻静的一处。看那院子的模样平日里应鲜有人涉足,可知薛照夜受到的是如何冷遇。可既然将她放置并不过问,不知为何此番又将药王谷的人安排在了的隔壁。或许顾长风也没料到许莫阳这个药王不但治病,更会“救人”吧。
  秦天东拉西扯地想着,一面感慨薛照夜虽看似弱不禁风却意外坚韧,一面依旧头疼许莫阳自身孱弱又爱管闲事的性子。正自纠结,许莫阳已经回来了。
  “师兄。”许莫阳唤了一声,秦天回过神来。稍微有些惊讶,许莫阳去送薛照夜的时间倒是比往日长,不知是否送到了住处。
  “你回来了。”秦天转过头来看向许莫阳,见他直直走过来似乎有话要说,便把没有翻动过的书放下。
  果然,许莫阳走到秦天身旁的躺椅坐下,而后道:“师兄,我想带薛姑娘回药王谷。”许莫阳说着,轻轻掸了下袖子。回来的时候没注意被芙蓉枝轻轻挂住,平整的袖子就弄出了褶皱。许莫阳伸手抹平,一如抹平自己的心境。
  秦天看他一眼,想了想道:“你要真想,也未尝不可。薛凝霜已故多年,顾长风虽对薛照夜还有照拂,却也差不多是任她自生自灭,不如让她随了你。”一个姑娘从及笄到如今,十来年一个人对着一园荒芜,确实太凄凉了些。
  许莫阳问:“薛家的人还能找到吗?”虽说薛照夜愿意随他回桂林,可若能找到她还有亲人在人间,也是好事。
  秦天道:“没有了。薛氏一门,早已彻底亡了。”说罢一声叹息。
  其实知此事的人大多明白,当年顾长风强娶薛凝霜固然是趁人之危,但若非如此,薛凝霜的下场也许更惨。当时薛家大贵,为人所妒。一番腥风血雨之后,家破人亡,男奴女娼。难得幸免的只有几个极远的旁支,零星几点,也是潦倒不堪,又有谁会愿意好好照料一个目盲声哑的女子。
  “这样啊……”许莫阳也叹了口气。微微后仰,整个身子靠在椅子上,想要闭目养神,却怎么也放松不下来,“武林大会只有三天了,没什么要紧,后日就回吧。顾长风既然没有阻止她出那园子,想来也不会介意她走得更远些。反正早就只剩一园子荒草了,守下去又有何用……不如弃了。”许莫阳说着,闭上眼睛。
  “弃了?是吗。”秦天突然冷笑,却又无比酸涩,“人常说医者不自医,你既然能劝他人放下,自己又是如何?莫阳,你知道刚才门口有人了吧。”秦天说道,此时竟分不出是哀其不幸还是恨其不争了。
  许莫阳却没有辩解,只是道:“弃了……都弃了……”许莫阳转头看向窗外,无边夜色,月光清幽得有些糁人。
  秦天有些怔怔,不由道:“果真放得下?”不是他不信,而是若许莫阳真能放下,也不必苦了这么多年。许莫阳苦的这十年,心疼他的药王谷众人这句话问了多少次,就失望了多少次。
  却又听许莫阳接着道:“师兄为何不信?这一次……真的都过去了。”许莫阳说着,回头冲秦天笑。
  秦天心疼他,可嘴里说出的却仍是嘲讽:“哼,过去了,说得好听!你要是真的觉得过去了还会在这里?要真放得下你手上的伤哪儿来的?你要真敢说陆宇对你而言已经什么都不是……你怎么不去照照镜子!你现在的样子……师兄看着心疼啊莫阳……”秦天有些控制不住,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已经嘶哑。
  许莫阳却只是听着,慢慢收敛了笑,不说话,也不反驳。
  是啊,怎么可能就过去了,怎么可能就放得下,怎么可能……就忘了。
  那一年三月初三,秦淮河岸,他救了自己性命,又央得师父领了自己回药王谷治病。那时,自己六岁,那人长了四岁。
  后十年,药王谷学艺,情窦初开时,觉得纵有一日万水千山相隔也隔不断情思。
  再后来呢?他回到武林世家继承家业,自己留在药王谷中济世救人。
  又过了两年,音信便少了。
  再过了几年,誓言犹在耳边,人却不见了。
  若是美梦终会醒。他有他的家业重任,自己也需无愧杏林。
  于是便就这么过去了,往事如烟,尽归尘埃。
  本以为这一辈子就这一场情劫,若始终忘不了,就让它在心中盘踞一辈子。伤也好,痛也好,总归能感受是活着。所以才会不顾伤病赶赴千里来参加武林大会,不是为了济世,只是为了能再与那人再见。
  那人迟到的三天,自己坐立难安。可他来了,却连相见都吝于给。
  情如何?痴如何?不过一曲风入松,薛照夜能一语道破,那人又怎会不懂?
  只是懂又如何,他终究没有进门。
  不究因缘,或许只是再多的情都被这茫茫的无情时间湮灭了吧。
  许莫阳慢慢再扯起了笑:“师兄这次可以信我。或许原本就只是我自怨自艾,才作茧自缚了这许多年。此番遇见薛姑娘,她虽身怀有疾,却看得比我通透。我受她点化,也算是迷途知返了。”许莫阳说道,声音比秦天更加沙哑。
  不光是因为薛照夜,更是因为薛照夜描述的薛凝霜。
  薛凝霜与顾长风,一个曾有江南第一才女之誉,一个是少年成名之人,同样的聪慧绝伦,却都是看不透的痴人。
  顾长风以为自己是用手段得到了薛凝霜所以不敢言爱,薛凝霜失恃失怙心有所忧也就从不言情。二人对着的几年,在旁人看来,不过是顾长风为美色不择手段千金买笑荒唐无比,而后薛凝霜不堪所辱红颜早逝,总归不是个鹣鲽情深的好故事。
  可谁又知道,顾长风若只为薛凝霜颜色,天下多少绝色他为何再不一顾?若薛凝霜真对顾长风无情,又怎会在武林山庄度过了那么多日子。
  许莫阳是明白的,若薛凝霜真的不愿意,便是死了也不会到武林山庄。只可惜蹉跎的终究是蹉跎了。薛凝霜念的陆庄主从来不是她的,而顾长风相伴六载最终也只得个芳魂消散。总归是慧极必伤,情深不寿。
  所以,有什么好执着的呢?
  秦天惊诧于许莫阳此时的豁达,不禁问道:“薛姑娘与你说了什么?”
  薛照夜并非先天失声,只是多年未开口忘了怎么说话。秦天想,若是许莫阳,应该是可以治好的。
  许莫阳却摇头:“她什么也没说,只给了我一方薛凝霜留下的丝绢。”说着再叹了口气。
  那曾经惊采绝艳的女子,最后留下的只有短短四句:
  不悔相识。
  不悔相交。
  不求,不恋,不恨,不怨。
  莫再逢。
  秦天不再追问,只是道:“虽说多情总被无情恼,可最恼人的,怕还是有情无缘、有缘无分。你看得开就最好,若还是放不下,藏在心里也行,只莫要伤了自己。”最是烦恼多□□,剪不断理还乱,不如就随他去。十年能过,剩下的几十年也能过。
  许莫阳终于点了点头:“爱也好,恨也罢,也就这一生,何来不了情。”
  道是一年春好处,百花争红。月下听松,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落花随水柳随风。江湖一身纵。
  辗转霜起秋声哑,孤雁悲风。把酒向东,烟也朦胧,雨也朦胧,景还依旧人不同。头来是场空。

======END=============
离线84835
UID: 3215631
性别: 保密
发帖: 35
2
3
0
交易币: 7 个 获取交易币
好评度: 0 点
原创币: 0 个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8-03-11
最后登录: 2018-03-11
鲜花 [0]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8-03-11 18:19:31
    
离线妹子帮25
UID: 3224528
性别: 保密
发帖: 9
18
0
0
交易币: 0 个 获取交易币
好评度: 0 点
原创币: 0 个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8-05-15
最后登录: 2018-06-12
鲜花 [0]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8-06-07 13:53:30

国外uu,国产uu最新地址开放注册了,网站难找



94xll.com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