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帖子
  • 用户
  • 版块
帖子
UID: 2533068
性别: 保密
发帖: 946
253
98
0
注册时间: 2012-01-12
最后登录: 2018-12-21
鲜花 [25]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2-01-15 15:03:12
— 本帖被 沐梓汐 从 口-舞文弄墨 移动到本区(2013-03-26) —
首发地址晋江(木有加V,可直接看)

简介:城楼上的纵身一跳成就了长夜侯的家国天下。她只化为一缕孤魂,伴着他日日夜夜。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桑歌,安子雾 ┃ 配角:萧承 ┃ 其它:灵

破国

  火光烧红了皇城半边天,慢慢积累的云层吞噬了天边的那一抹残月。
  我提着繁杂的裙子缓步踏上城墙的青石板阶,走得很吃力。我向来不喜欢这些繁复的衣裳,不到必要的时候绝不会着这般盛装,而即便是穿上,身后也跟了众多的婢女帮我提着裙摆。
  但今天,没有。
  有的是穿着沉重甲胄的士兵,他们举着沾满鲜血的冰冷长矛,面无表情的押我走上城楼。
  城楼之上战旗猎猎,还未登上便已能听闻妇孺哭声。我踩过地上一具尸首分家的贵妇僵冷的肢体,决绝得冷漠的走到了那处最高的楼台之上。
  远处星辰正在旋转,云层翻滚得越发快速。眼瞅着一场暴雨即将落下。
  城楼之下,三十万大军已将宫城团团围住,堵得水榭不通。
  如此多的人,除了战马烦躁嘶鸣,我并未听到其他声响。夜风带着血腥的气息冰冷的打在脸上,我松开捏在手中的繁杂衣裙,任它随风乱舞。我想,这袭鲜红的嫁衣应当是此夜中,除鲜血外最艳丽的颜色。
  一只带着腥气寒剑比划在我的脖子上,身后的男子盔甲上寒冷的杀气令我寒毛微微竖立。他嘶声唤道:
  “长夜侯安子雾!”
  城楼下三十万将士皆是静默。我垂眸遮住眸中神色,仿似一个没有知觉的神像。
  “安子雾!”身后的男子怒气横生,“朕命你速速出来,晚一分我便剜你夫人一只眼睛,晚一刻我便将她削为‘人彘’!”
  人彘,削去四肢,剜去耳目,割掉鼻舌,乃是我身后这君王最爱的刑罚。
  我依旧垂眸敛神,不漏半分表情。
  城楼下的大军有些躁动。他们多是我夫君长夜侯的旧部,许多将领也与我熟识。杀一个女人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在这样的场合下,残忍的杀一个叛军领导者的女人,便是一种威慑。
  更遑论这城墙之上还有众多将领士兵的家眷,他们正在凄然嚎哭。此时这样杀了我,便是在说,不多久也会这样残忍的杀害她们。将士们在外行军已久,心中唯一的思念便是家中的妻儿老母,若杀了这些妇孺……
  君王的攻心之术着实狠辣。
  踢踏的马蹄声自城下传来。这本是极为细小的声音,可是我却能听辨得出来。许是因为我曾做过数年的歌姬,对声音比较敏感,又或许是因为他这坐骑“龙媒”是我与他一起挑来的。
  军阵之中闪出一条道路,马背上的男子提着缰绳,不徐不疾的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当中。
  夜幕笼罩之中只有火把的照明让我看不真切他的面容。只知他脊梁停的笔直,银甲覆在他身上勾勒出完美的比例。这不是我第一次看见他穿战袍的样子,却是我第一次在战场上看见他穿战袍的样子。
  少了一分随和,多了一分凌厉。
  唇角不由自主扬起一丝弧度。这是我的夫君——长夜侯,安子雾。现在是叛军的主帅,即将推翻暴政的下一任江山之主。
  见子雾走出来,我身后的皇帝有些高兴。毕竟我与子雾感情深厚的传言在京城是广为人知的。他们都相信我与子雾是一对生死相随的伴侣。
  生死相随。
  只有我知道,这不过是子雾想给他们看到的一面罢了。
  “长夜侯,你若愿退军,朕可饶过你夫人,并不计前嫌,继续让你入朝为官,效忠我大齐!”
  潮湿的夜风卷起城墙上的战旗,而下方马背之上的人在徐徐夜风中纹丝不动。
  他并未答话,但我已知晓了他的答案。
  他沉默着,让数十万人等着他的回答。
  我紧紧闭了闭眼,够了,有这一瞬的沉默便已够了。也不枉我费了这么多心思穿上了这一身喜庆的嫁衣。穷此一生,桑歌能换得安子雾这一瞬的犹豫……
  足矣。
  我想:长夜侯,你要这万里河山,只差这最后一步,就让我来助你最后一次吧。既成全了你的野心,也省得让你背个心冷肠硬的骂名。
  “召帝在位期间,天灾不断,其不思如何安抚天下百姓,反而任用贪 官污吏,搜刮民脂民膏,致使民不聊生。永业三年,暴君萧承为一己之好,将宫内数百名宫娥削为人彘。永业五年,将数十名忠义大臣施以炮烙之刑。永业八年,五屠江南三城,致使江南三年不闻人声,累累暴行数不胜数!而今长夜侯替天行道,除暴君,清天下。十万大军压境,召帝萧承大势已去,何须惧怕!”
  “闭嘴!”萧承的剑在我脖子上抹出一道血痕。他瞪着我,恨得目眦欲裂,却碍于子雾不敢真的杀了我。
  城墙上的妇孺们哭声渐小,她们多是受过教养的女子,我这番道理放在市井小民身上或许行不通,但是与她们一讲还是有些撼动的。
  天上的雨滴缓缓落下,我抬头仰望苍穹,高声道:“夫君在外日夜行军劳累,为护卫家国百姓,留血汗,拼性命,走到如今地步多么不易!我辈女子,虽不能替丈夫上战场、除暴君,也断不能做了他们的拖累!”
  城墙上的妇孺们静了一会儿。
  “暴君……”
  “闭嘴!”
  我还欲再讲,又是一声怒喝打断了我,而这次的嗓音却是我再熟悉不过的。每次午夜梦回,总能听见他在我耳边轻声呢喃我的姓名:“桑歌,桑歌。”当真比歌还悠扬动听。
  我望向城楼之下的他,一人一马静立雨幕之中。他的前面是九重垒土的宫墙和我的性命,他的身后是与他一起搏命至今的三十万将士。
  我看不清他的脸,却从他的声音中听出了愤怒与惧怕。
  为我担心?
  我笑,子雾,现在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
  嫁给他之后,我鲜少有逆着他心意做事的时候,更是没有触怒过他。但是今天,我不想听他的话。窸窸窣窣的雨声中,我加大了自己的声音,这次却没有声声讨伐皇帝的暴政,而是做起了自己的本行——唱歌。
  “是日何时丧?予与汝皆亡……”
  一句未完,皇帝怒极,一刀向我砍来。
  我只见手臂连着华丽鲜红的衣袖被砍飞出去。在空中画出一个弧线,落在泥泞的地上……
  我的手臂……
  彼时,痛觉尚未传到大脑之中,我捂住流血不止的手臂,继续高声而歌。血和雨一同将我身上的嫁衣染湿。
  “闭嘴!”
  “不!”
  他与皇帝一同吼我。召帝如疯了般像我举起剑来。
  疼得迷糊之中,我似乎听到了子雾嘶吼的声音:“萧承!你若胆敢再伤她……”话未完,召帝诡谲一笑,在我耳边细声道:“长夜侯既然要夺朕江山,那朕便让他要也要得不痛快!”
  他揪住我的头发,拉着我便往城墙的青石阶上磕。此时我已不管不顾了,还剩的那只手往他脸上一阵乱抓。恍惚中,我指尖突然变得温热湿润。
  接着便听见萧承大叫道:“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趁他慌乱之际,我嘶声喊道:“长夜侯,除暴君以安天下,桑歌得以为侯君之妻,此生无憾,绝无悔意!”
  言罢,我拼尽全力,一头撞向皇帝的腹部。衣袂纷飞,我带着这个暴虐一生的皇帝,一起摔下宫城墙头。
  人死之前,时间似乎会变得慢许多。
  我看见大雨之中,数十万将士齐齐呜咽。我看见即将褪色的黑夜和闪电一般飞奔而来的“龙媒”。最后一刻我看见他银甲上的鲜血和眸中的哀恸悲切。
  “桑歌!”
  我盼了这么多年的你的呼唤,现在终于听闻到了。黄泉之上,我听到你唤我的名字,在这大雨之中直到声嘶力竭。
  子雾,你可还记得,我们的初遇也是在雨幕的笼罩中。
  在诗情画意的雨幕中初见。江南杨柳岸上,青瓦屋檐之下,层层细雨朦胧。彼时我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歌姬,而你只是一个纨绔的闲散侯爷。
  雨中相遇,纠结一生。
  现在,我终于能解脱了。

  花灯

  齐灭,卫立,长夜侯安子雾为国君,改元长歌。
  时光流转,转眼又是一年七夕。我静立在岸边,望着河中央的那艘正在举行宴会的大船,默然无言。
  没错,我死了。死在齐国皇宫被攻陷的那一夜,但是我却未下黄泉。并非我不想下,而是没有鬼差来勾魂引路,我找不到下去的路,便只有以魂魄的形式在人间游荡。谓之——
  鬼。
  做一个称职的鬼,须得有一股强烈的执念。我琢磨了半晌,着实没有找出在这世间我还有什么留恋的地方或东西。我不知该去何方,所幸一直跟着我的夫君。
  我看着他登基,做了皇帝,清扫了皇城内外流了遍地的鲜血,再厚重的葬了我,以超出一个皇后应有的礼节,一个接近国殇的葬礼。
  我知道,在他心中或许只能用这样的形式弥补我了。真庆幸我能看见。
  我守着他,每日上朝、用膳、入眠。甚至觉得这段时间比我生前任何一个时候与他相处的时间都要多。没有人看得见我,我可以自由的穿梭于他存在的任何一个地方。
  但今天我却不想到他身边去。因为今天这样的场合,他身边注定有无数莺歌燕舞,有无数的香秀罗帕。我就是再豁达,也还是会感到相当的不愉快。所以不如躲远一点。眼不见为净。
  豪华画舫之上灯火暗了些许。宴会似乎结束了。想到上面的脂粉气息,我还是不大愿意回去。
  而让我意料不到的是,不一会儿,一行身着便装的人自画舫中走出。这走在最前面的那位正是我生前的夫君,安子雾。
  皇帝微服么……
  他身边跟着的都是他的亲信,我好奇的跟上他们。
  他们去了镇上的夜市,七夕之夜,小镇之上灯火通明,道路两旁摆满了卖花灯的铺子,四处皆是携手相偎的情侣。他信步走在前面,凑着热闹往人多的地方去,也不管后面的护卫着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安子雾就是如此任性的一个人。做了皇帝也如此任性。
  我悄无声息的跟着他。他似乎有意甩掉护卫们,在人多的地方转了几个弯,最后竟买了个鬼脸带上,又买了个花灯,俨然是个出来寻找心上人的男子。
  我不由失笑。
  身边的流光飞转,走过我的行人们脸上皆是温暖的笑,穿城而过的小河中满是花灯,载着一段段或深或浅的情摇曳着飘荡而过。
  他缓步走过河上的白石小桥,一手提着花灯,一手垂与身旁。嬉闹的孩子们从他身边跑过,他侧身让开,手往后面一探,几乎让我错觉的以为他是想牵起谁的手。
  小孩们跑过之后他站在原地怔愣了一会儿,倏地勾唇笑了笑,带着半丝嘲讽,而眼中更多的是无尽的惆怅茫然。
  这样的表情没在他脸上停留多久,他下了小桥,走到河边,挽起广袖,将点燃了的花灯放于河上。
  在彼岸的我看见此情此景,不由想起了很多年前那个江南的七夕,朦胧月色下,我对他说:“安子雾,我为你放了一盏花灯。”
  “有劳夫人。”他背手望着远方热闹的集市,答得漫不经心。
  我替他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硬是将他的脸掰向我:“你总在人前做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可是我知你心比天高,绝不想仅仅只做一个闲散侯爷。总有一天你会离开这迷蒙江南的长夜侯府。”
  他眼神落到我的身上,眸中流光转动。
  “在我的家乡,灯与等谐音,取等待守候的意思。桑歌此生做了你的妻子,你对我是真情也好假意也好,我都是你的妻子。若是有一天,你离开了。我定会等你,纵然是耗尽此生。”
  他垂着眼睑,沉默了好久:“那就等着吧。”
  后来我就一直等着。江南的长夜侯府搬入京城,我日日等着他下朝。他出塞外平匈奴,我夜夜等着他凯旋。他使计让召帝放他出京,我便做了人质时时等着他回来接我。
  后来他回来了,却与我的等待……擦肩而过。
  眼角突然有缤纷的亮光闪过,和着一声巨大的炸裂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抬头一望,不知是小镇的哪家大户放起了烟花。照得夜色一片绚烂。
  众人皆抬头望向夜空,爆出阵阵惊叹欢呼。
  我不由弯唇笑了。皇宫中每逢宴会,必有烟火,盛大而豪华,然而看起来总是让人忍不住觉得冰冷,全然没有此处的温馨和乐。
  子雾也定是这样觉得的吧。
  我回头看他,却见他脸上没有意料中的微笑,而是僵直的面向我这方,慢慢摘下脸上的面具。
  满眼的不可置信中隐隐压抑着狂喜。
  这一瞬,我荒谬的想,他或许看见我了。静立在河的此岸,望着彼岸的他,我慢慢笑开。若不是河中随波逐浪慢慢摇走的花灯和天空中绽放得美丽的烟花,我会以为时间已经停止了。
  “桑歌。”
  他轻柔的唤了一声,一脚踏入河水之中。
  在众人都未反应过来之际,他蓦地淌入河水之中,径自向我这方走来。一路上打翻不少花灯。
  护卫们发现了他,变得有些慌乱,不停的在上面唤着“爷!”“爷!小心!”他不会泅水,但好在这小河不深,最深处堪堪漫过他的胸腔。
  他盯着我,一步一步向我靠近。每近一步,眼中的欣喜雀跃便越发无法掩饰。
  心尖酸涩的一软,我险些笑不出来。
  突然,他脚下一滑,整个人摔入河中。我下意识的往前一步想要拉他,可是感觉水流穿透我的脚踝缓缓流淌而去,我顿住,没了动作。
  护卫们此时已顾不得其他“扑通扑通”的跳了几个下来,急急忙忙的往他这边赶。他在水中挣扎两下便站稳了脚,站起来的刹那目光惶急的往岸边一扫,脸色倏地变得惨白。
  “桑歌!”他慌张的叫着我的名字,推开过去扶他的护卫,踉跄着跑上了岸,不知所措得像个走失了的小孩,“桑歌!桑歌……”
  仿似除了这两个字他再不会说其他的话。
  我静静的听着他在我身边唤我,四处张望。浑身湿漉漉的显得无比狼狈。
  安子雾,何曾如此狼狈过……
  我垂下眼睑,唯有一声无人听闻的轻叹。
  他被人接回行宫,神色晦暗,骇得官员们大气不敢喘一口。
  那夜他发了高烧,神志不清,嘴里一直念念有词,太监大着胆子将耳朵凑了过去,隐隐听见他在念叨着“……歌……”
  皇帝要听歌。生着病又不能吹着风,太监便把歌女关在门外,让她们吹着凉夜的风,唱了一宿。
  我坐在他的床边,痴痴的将他望着。只有我知道他唤的不是歌,而是我。只有我知道,他现在最需要的不是歌,而是安安静静的夜,一觉好眠。
  而我却无法告诉别人他的需要。
  半夜,在歌女带了些喑哑的歌声之中,子雾忽然睁开了眼,他眼神有些涣散,嗓音沙哑,他说:
  “桑歌,我为你放了一盏花灯。”
  言罢,又迷迷糊糊的睡去。
  我望着他,静默无言。
  安子雾一直是个身体很好的人,从不生什么病,但是这场病来势汹汹,比想象中的要严重许多。反反复复拖了一月有余。等他病恰恰好时,又到了中秋。宫中要办中秋宴席,宴请南越王。听说此次南越王带来了他容貌倾城的女儿。意图再明显不过。
  立国以来,不止后位悬空,整个后宫都没有一个嫔妃。大臣们多次上书要子雾选秀纳妃,都被他以国事繁忙的理由压下去了。
  这次,他恐怕是要迎娶做皇帝以来的第一个女人。
  他的女人……
  我的手指顺着他脸的轮廓慢慢画下,最后停在他的唇边。我想,他娶了南越王的女儿后,我就到其他的地方去游荡吧。因为他已有另一个女人的陪伴和等待了。
  中秋之夜,圆月当空,宫中宴席正值盛时。
  位于左上位的南越王一举杯道:“皇上,小女有一舞欲献于皇上。”
  子雾淡淡笑着:“朕听闻南越公主容貌无双,却从不知公主竟然还善舞。这倒要好好瞧瞧了。”
  南越王得意一笑,击掌两声,一女子带着面纱,身着月白色纱裙翩然走上中间的舞台,身姿妙曼,尚未露容貌便已引起一阵赞叹。她对着子雾盈盈一拜:“苏儿献丑了。”
  这个声音……我霎时怔住,回过神来又是一阵无奈苦笑。是天意,还是南越王刻意安排我无从得知,只是子雾若是对我尚有一点思念,他应当会娶了这个苏儿。
  她的舞并未跳得极好,但是如此美妙的身影以足以吸引全场的目光。
  舞至最后,苏儿一个旋身,本欲对着子雾行个礼,结果脚下一崴“哎呀”一声摔倒在地。面上的纱巾飘落,确实是一张无双的容貌。
  四周顿时传来惊艳的赞叹。
  有侍女上前将她扶了起来,苏儿噙着两眼晶莹的泪怯怯望了子雾一眼,显得无措。这番柔弱的模样,只想让人上前去将她抱住揽在怀里呵护疼宠。
  南越王很快便从这突发情况中回过神来,他起身对子雾行了个礼,道:“小女不济,让皇上见笑了!”
  子雾没有回他,只是定定的望着苏儿,眼中的神色不明。南越王见他这模样非但不气,反而大笑道:“小王听闻皇上立国以来尚未纳妃,而国家社稷却断然不能没个女主子……”
  这次没等他说完,子雾突然淡淡开口道:“南越王可知朕的皇后?”
  “先皇后舍生为国,乃是当今一奇女子,小王自然知道。”
  “建国以来,朕思念皇后,每日皆辗转多时方能入睡。若公主入了后宫,恐怕是会委屈了公主。”他这话说得没有一丝情绪起伏。熟悉子雾的几位大臣此时只顾埋头喝酒,不看台上一眼。
  南越王以为皇帝已经动了念头,忙转头对着苏儿高声问道:“你可觉得委屈?”
  苏儿懦懦的看了子雾一眼,脸颊嫣红一片,她细声答道:“苏儿……苏儿不觉得委屈。”南越王笑望子雾,却见他面色冷淡的放了酒杯,道:
  “可朕怕委屈了皇后。”
  此言一出,南越王一行皆变了脸色。苏儿更是身子一软倒在身后侍女的怀中,面色惨白的望着皇帝。
  我心中讶异。南越那片土地一直纷乱不断。而今南越王携女而来,打算和亲,子雾若是答应,以后那片土地定会安生不少。而他竟然……
  “这龙椅是以皇后的命换来的,朕坐在这龙椅上的每一天皆是皇后的恩情。”他语气依旧淡然,可却说得一群人脸色铁青,“只要皇帝是安子雾,皇后便是桑歌。谁若要入后宫,依着皇家规矩,先去问问皇后是否同意吧。”
  这一场中秋宴,南越王拂袖而去,众大臣噤若寒蝉,皇帝独自将月色望了一会儿便叫大家散了。
  大臣们慢慢离去,太监们开始动手收拾宴席残局。有内侍劝皇帝回去休息,皇帝却问:“那南越公主美么?”
  内侍一惊,慌忙跪下。不知皇帝问这话是何意,不敢贸然回答。
  皇帝一声叹息,喃喃自语道:“是极美,不过却不及她万一。她有自己的骄傲倔强,断然不会做那般怯懦柔弱的模样。”言罢,起身离去。
  我走到空无一人的舞台中央,伸手摁住自己的心口,月色之下,沉寂已久的心跳似乎动了一下。安子雾说,他不纳妃是怕委屈了你。
  他说,只要皇帝是安子雾,皇后便是桑歌。
  我紧紧摁住心口,那里的声音犹如雷鸣。
  当夜,子雾召见了几位朝中重臣。翌日,众大臣联名上谏,永义皇后为国献身,皇帝应感念她的付出永不立再皇后。一纸荒唐的谏言,皇帝竟然欣然答应,甚至重赏了上谏的大臣。
  至此,再无人向皇帝提出选秀一事。
入梦

  转眼到了腊月,皇城披上银装。
  处理完政事,子雾回到寝殿,我在他身后缓步跟着。这几日地方上报了南方越来越厉害的雪灾,他十分忧心,连着好些天都没睡着觉。眼睛下已经青黑了一圈。
  他看了一会儿书,睡意上头,趴在书桌上不知不觉的睡着了。我想给他披层被子,却也只能是想想。
  窗外又簌簌的落下雪花。就这么点轻柔的声音却将他惊醒。他往窗户外看了看,一声叹息,披上了大衣,出了门去。拒绝了太监的跟随,他独自撑着伞提着灯信步在宫中散步。他走得缓慢,似漫无目的。
  没有星星月亮,雪花飘得漫天都是,宫城内外皆是一片素缟,他提着的灯似乎成了这世界唯一的颜色。
  我在他身后亦步亦趋的跟着,一人一鬼。我想就这样一直伴着他吧,年年岁岁的守着也不错。
  不知走了多久,他忽然停下脚步,静立在一座宫门前。我也随之停下,抬头一望,不由一阵失神。
  洬录阁。
  前朝召帝萧承在知道子雾反叛之后便将我软禁在宫里。生前,我最后那段日子便是在这里度过的,过了整整一年。当初那些令我疼痛欲死的过往,现下想来却觉得记忆已模糊不堪,只隐隐感到些许沉闷,不愿回想。
  萧承十分殷勤的将我在宫中的生活昭告天下,他想用我的痛苦逼得子雾放弃。而却没想过,那样一个野心勃勃的男子为何要为了一个女人放弃天下。
  子雾推开沉重的殿门,一脚跨了进去。看见院子里的场景,他显得有些怔然。这里没有被人打扫过,入目一片慌乱,时间似乎还停留在前朝覆灭的那一个晚上。
  宫里的房子如此多,他做皇帝后鲜少到后宫来。平日也不大关心宫内之事,宫内之人每日只打扫了他会去的那些地方,又怎会想到要清理此处。
  雪在院中积起厚厚一层,他每一脚下去都是一个深深的脚印,走得有些困难。行至院子中央,他静静站了一会儿忽然唤道:
  “桑歌。”
  我下意识的应了一声,而后才反应过来,他哪会听到我的声音。
  他自言自语着:“你可曾也这样唤过我?”
  自然是唤过,当萧承战事不顺时便喜欢拿我撒气。每次身上的伤口疼得受不了了,我便会唤两声他的名字,想一想江南的烟雨和长夜侯府,这样疼痛就轻了很多。
  他推开门进了屋子。提着灯一照,里面满是尘埃。翻到的凳子,掉落的烛台,打碎的瓷杯无一不诉说着那日的仓惶。
  我尚还记得,那日宫城内一片惶惶,我早早的将鲜红的嫁衣换上,坐在镜前,让浑身颤抖的随身侍女为我挽了个漂亮的髻,俨然一副要出嫁的模样。
  而后士兵进屋带走了服侍了我一生的侍女,乱棍打死,又押我上了城楼。
  他坐在满是尘埃的床榻之上。伸手抚过冷硬如铁的被子,指尖颤抖,迷茫道:“每次得胜,必定伴随着你受苦的消息。萧承确实做到了,每次上战场,我先想到的不是胜利后的成果,而是你又会承受怎样的痛苦。”
  我心里一阵酸软。不忍看他脸上的神色。
  “可是哪里来的退路。战火已起,继续,尚有一丝希望,而若放弃,却是一丝希望也没了。”他声音绷得极紧,带着沙哑似悲似痛:
  “桑歌,你却倔得连让我救你的机会都不给我。”
  我垂眸静立在门口,如死水的心底微微荡漾起波浪,又酸又涩,还该死的隐藏着温暖。
  他坐在床上,慢慢睡着了。我走上前去,蹲在他身旁,一遍一遍仔细看着他的面容。他老了不少,青丝里已有了白发,眼角也起了皱纹。可是我还是觉得好看。
  我静静的打量着他,永远也看不够。
  直到窗外透过一缕晨曦的光穿过我的身体,照在了他的脸上。
  他皱了皱眉,轻轻哼了一声。我被他这孩子气的动作逗笑了,忽然之间,他睁开了眼,神色间尚还带着初醒的迷蒙:“桑歌。”
  “嗯。”
  迷蒙迅速散去,他定定的盯着我,那双黑亮的眸子里神色明灭变幻,让我猜不透他的思绪:“桑歌。”
  “我在。”
  他呼吸变得极轻,像是怕惊到了我,神情也变得极是温柔:“今年七夕,我为你放过花灯。”
  我点头微笑:“我看见的。”
  “桑歌,带我走吧。”这话说得我哭笑不得,我连自己如何走都不知道,又怎能带他走呢。
  而这个走字的背后是多大的放弃,我无法想象,只是看见他现在的神情,我感觉眼眶酸胀疼痛得仿佛我还可以流泪。
  我摇头。
  他有些无措,声音微微慌乱:“,等了好久才敢抖着身子进来:“皇上……该早朝了。”
  他猛地抬头,眼中的杀气凛冽:“方才,是谁开的门?”
  三个桃下意识的探出身子去要看来人,晨曦的光在我身上一转,耳侧忽听他摔下床榻的声音:“桑歌!”
  如此慌乱。
  他急急往前一扑,手穿过我的身体,捞了一手空气在怀。
  “不准走!”
  “别走……”
  我回头望他,只见他红了眼眶,惨白了脸色。
  微微叹息,我闭上眼,不忍见他满目颓然。
  门外来寻他的太监,似被他的喊声吓住,等了好久才敢抖着身子进来:“皇上……该早朝了。”
  他猛地抬头,眼中的杀气凛冽:“方才,是谁开的门?”
  三个太监齐齐跪在地上,浑身颤抖,冷汗直流。谁也不敢答话。子雾眸中的温度极冷:“谁?”
  终是有个太监,沙哑着嗓子,绝望道:“是……是奴才。”他没说话,起身行至门边,那太监方舒了口气,只听外面传来一个不带半丝感情的声音:
  “凌迟。”
  太监浑身一软,瘫倒在地。
  我微微叹息,天意总是弄人。我与他已经生死相隔,明明再也无法彼此触碰,为何还要让他再见到我。
  为何还要让他再痛上一次。
  永歌三年,帝大兴道法之术,聚天下术士与宫中,意欲招永义皇后之魂。

  终归

  永歌十年,帝大病,立祀亲王之子太昊为太子。
  看着那些术士在他身边神神叨叨的唱念着咒文,我只想发一通脾气,恨不得能显出形来将那些装神弄鬼的道士们通通吓死。
  他久卧病榻,身型已是消瘦不堪,眼下的青黛沉沉,然而每当这些道士来唱念之时,他仍是会打起精神来,看着他们将那些个莫名其妙的仪式做完。
  政权已全权交到太子手中。直至现在子雾也仍未纳一位妃子,没有子嗣,自然便立了兄弟的孩子为太子。好在太子对子雾十分尊敬。
  奇怪的仪式总算做完,术士们退下。他已是疲惫至极,闭上眼休憩。
  我坐在他床榻边上,静静望着他的面庞,心中酸涩难忍。
  子雾,子雾,你这是何苦?
  桑歌何其有幸,能得你这般挂念……
  “皇上。”他身边的一个大太监轻轻唤道,“皇上,太子来了。”
  他微微撑开眼,点了点头。宦官便传了太子进了来。
  “皇叔父,身体可有好些?”
  子雾摇了摇头,无奈笑道:“还不就这样,政事如何?”
  “一切都还安好。昊儿此次来,是有个好消息要告诉叔父。”子雾来了兴致,抬眼看他,太昊欣喜道,“前不久,尚书郎萧逸在京城郊外踏春时,碰见了太虚真人!萧逸便将真人邀入府中做客。此人乃是玄学宗师,若是请他前来,叔父你……”
  子雾摆了摆手,笑道:“什么真人,宗师。这些年宫里来过的真人宗师还少么?不过是挂个名号,做个装神弄鬼的虚假面子罢了。昊儿不可信。”
  太昊愣了愣:“可是叔父不是信么?”
  “信?”子雾一笑却带起了一阵咳嗽,周围的人忙喂了他水,过了好久,他方才平复下来,望着窗外道,“不过是一缕放不下的执念罢了。总是怕到时候下去了,她却没等我。总想要现在看一看她,才能安下心去。”
  太昊迟疑道:“那太虚真人是请还是不请?”
  子雾默了默:“请。”
  翌日,我便见到了那个太虚真人。仙风道骨,更重要的是我在他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奇怪的气息,让我有些畏惧不敢靠近。他一进殿,我只觉一股压力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只好躲去了屋外。透过窗户,望着他们。
  那太虚真人见了子雾并未行礼,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子雾也不甚在意,让太监侍女们都退去了外殿。
  “老道听闻皇上沉迷道术多年。”
  子雾扯了扯苍白的唇角:“不过是执着于一人。”
  真人摸了摸长长的白胡子:“皇后?”子雾眼眸一亮,定定的盯着他。真人笑道:“若是皇后,她就在此处。”言罢笑眯眯的向我望来。
  我心中一紧,但见子雾也急急的往这个方向看来,神色紧张,并未见到我。
  “你见得到她?你见得到他?”子雾连声问,“她可还好?她可是还在等我?她……她……”后面竟是急得不知说什么好。
  我眼睛胀痛不已,若还能哭,我应当已泣不成声。
  老道将我打量了一番,道:“皇后应当是入了执念,成了鬼。若是再不超度投胎,怕是会永困人世,化为厉鬼。”
  执念?
  我哪有什么执念?转眼看见子雾我方才恍然大悟,原来我并不是没有执念,而是因为太过执着而忘却了自我。对安子雾的执着,执着着等他。年年岁岁的等着他,侯着他,守着他。
  子雾听了太虚真人的话,一怔,问道:“如何超度?”
  “没了执念,不用超度,便也能投胎了。”
  “桑歌有什么执念?”
  “这就得问皇上你自己了。”
  子雾又是一怔,嘴里细细呢喃着执念二字,倏地呆住:“她在等我,她果然在等我。”言语中的欣喜雀跃难以掩饰。
  太虚真人笑而离去。
  当夜,子雾的寝殿没有一个人守着,我立在院中的桃树之下,静静的望着月色朦胧。
  殿内的人呼吸微微沉重,我回头一看,他静静的斜倚在窗边,眉眼间皆是温暖的笑意。一如当年江南烟雨中最初的相遇。
  我是飘零歌女,他是纨绔侯爷,美如梦幻的初见。
  身后的桃花开得正好,散落的花瓣如铺了一地的粉色的雪花。
  “桑歌。”他道,“我回来了。”
  永歌十年三月,帝殁。
[ 此帖被森浓不緑在2013-04-03 20:32重新编辑 ]
【下载说明】
  如果提示您的货币不足5 ,无法下载附件!——请参考此贴:一 分 钟 搞 定 100 财 富!
  成为饭饭VIP会员可以免费下载本站所有书籍,点击这里加入VIP
  论坛屏蔽迅雷\快车等P2P软件下载,请点击附件名称直接下载
  普通会员发书区的书籍需要版主审核完毕转移到书籍大板块才可以下载。发书就有奖励
2条评分财富+10
阿风百卷 鲜花x1 +2 感谢亲的分享,可以多多参加舞文活动,发表作品哦~\(^o^)/~ 2013-01-08
阿风百卷 财富 +10 转载奖励,谢谢分享\(^o^)/~ 2013-01-08
UID: 1465050
性别: 保密
发帖: 354
0
75
0
注册时间: 2008-10-27
最后登录: 2015-09-11
鲜花 [0]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2-01-16 13:27:49
— (阿风百卷) 欢迎来到舞文弄墨区,请于48小时内修改回复,回复需与主题相关且超过十字,逾期不改者扣除10财富~ (2013-01-08 17:51) —
谢谢分享,支持
1条评分财富-10
阿风百卷 财富 -10 灌水回复未修改,非常遗憾扣除您10财富~ 2013-01-23
UID: 1535570
性别: 保密
发帖: 63
-8
12
0
注册时间: 2009-02-09
最后登录: 2013-01-14
鲜花 [0]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2-01-22 22:37:46
— (阿风百卷) 欢迎来到舞文弄墨区,请于48小时内修改回复,回复需与主题相关且超过十字,否则算做灌水处理,逾期不改者扣除10财富哦~ (2013-01-08 17:52) —
很好的,作者加油
1条评分财富-10
阿风百卷 财富 -10 灌水回复未修改,非常遗憾扣除您10财富~ 2013-01-23
UID: 2429649
性别: 保密
发帖: 269
0
27
0
注册时间: 2011-09-01
最后登录: 2019-03-19
鲜花 [1]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2-03-26 02:39:12
— (阿风百卷) 谢谢分享之类的属于无意义灌水回复哦~O(∩_∩)O~亲请修改与主题相关的回复~ (2013-01-29 17:15) —
谢谢分享,支持,作者加油
[ 此帖被aiyi小可在2013-01-15 22:27重新编辑 ]
1条评分财富-10
阿风百卷 财富 -10 灌水回复过期未修改~下次记得守版规哦~O(∩_∩)O~ 2013-02-05
UID: 2589640
性别: 保密
发帖: 1
-8
0
0
注册时间: 2012-04-10
最后登录: 2012-04-10
鲜花 [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2-04-10 19:32:37
— (阿风百卷) 欢迎来到舞文弄墨区,请于48小时内修改回复,回复需与主题相关且超过十字,否则算做灌水处理,逾期不改者扣除10财富哦~ (2013-01-08 17:53) —
谢谢分享,支持
1条评分财富-10
阿风百卷 财富 -10 灌水回复未修改,非常遗憾扣除您10财富~ 2013-01-23
UID: 1815747
性别: 保密
发帖: 1
-8
0
0
注册时间: 2010-02-08
最后登录: 2013-01-08
鲜花 [0]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3-01-08 17:34:23
— (阿风百卷) 欢迎来到舞文弄墨区,请于48小时内修改回复,回复需与主题相关且超过十字,否则算做灌水处理,逾期不改者扣除10财富哦~ (2013-01-08 17:53) —
很是期待
1条评分财富-10
阿风百卷 财富 -10 灌水回复未修改,非常遗憾扣除您10财富~ 2013-01-23
UID: 1965701
性别: 保密
发帖: 3763
1
377
0
注册时间: 2010-06-03
最后登录: 2019-03-24
鲜花 [1]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3-01-08 17:46:54
— (阿风百卷) 欢迎来到舞文弄墨区,请于48小时内修改回复,回复需与主题相关且超过十字,否则算做灌水处理,逾期不改者扣除10财富哦~ (2013-01-08 17:53) —
谢谢楼主的发书  
1条评分财富-10
阿风百卷 财富 -10 灌水回复未修改,非常遗憾扣除您10财富~ 2013-01-23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