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组织人事

牌九赌假工具:重磅蓝筹全线下跌恒指跳水跌0.75%

2017-09-26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本报益阳讯昨天下午,益阳市纪委、市监察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市纪委副书记陈训根通报了八名处级干部违法违纪情况。

具体案件情况如下:

刘常华在担任益阳市朝阳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副处级干部、助理调研员期间,利用职务之便,贪污公款,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贪污错误。经市委常委会批准,市纪委给予刘常华开除党籍处分。鉴于其问题涉嫌犯罪,现已移送司法机关立案侦查。

李翠花在担任益阳市城市规划设计院院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贿赂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受贿错误。经市委常委会批准,市纪委给予李翠花开除党籍处分。鉴于其问题涉嫌犯罪,现已移送司法机关立案侦查。

曾跃明在担任桃江县桃花江灌区管理局局长(副处级)期间,严重违反财经纪律,从中央、省项目资金中套取工程款放在账外;在桃花江灌区管理局副局长刘元吉贪污、挪用公款550多万元(其中460多万元网上赌博输空)问题上监管不力。其行为已构成违纪。鉴于其问题涉嫌犯罪,现已移送司法机关立案侦查。

黎秋云在担任益阳市国土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收受市三一九公司所送黄金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受贿错误。经市委常委会批准,市纪委给予黎秋云开除党籍处分。建议其主管部门给予相应的政纪处分。

徐国辉在担任益阳市交通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和兼任市三一九公司董事会副董事长期间,收受红包礼金和购物卡数额较大,为亲属谋利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违纪。经市委常委会批准,市纪委给予徐国辉撤销市交通局党组成员职务处分。经市政府批准,市监察局给予徐国辉行政撤销市交通局副局长职务处分。建议市政协撤销其市政协委员资格。

刘灿云在担任桃江县灰山港镇镇长、党委书记和桃江县委委员、县人民政府党组成员、副县长期间,受贿数额较大;违反廉洁自律规定,经商办企业获利数额巨大;收受红包礼金数额较大;参与打牌赌博。其行为已构成违纪。经市委常委会批准,市纪委给予刘灿云撤销桃江县委委员、县人民政府党组成员职务处分。经市政府批准,市监察局给予刘灿云行政撤销桃江县副县长职务处分。

肖明辉在担任沅江市黄茅洲镇党委书记,沅江市泗湖山镇党委书记,沅江市农业局党组书记、局长,沅江市财政局党组书记、局长(副处级)期间,收受红包礼金数额巨大;生活腐化堕落;对沅江市财政局私设“小金库”、虚开发票、滥发奖金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其行为已构成违纪。经市委常委会批准,市纪委给予肖明辉留党察看一年处分。经市政府批准,市监察局给予肖明辉行政撤销沅江市财政局局长职务处分。建议依法罢免肖明辉益阳市、沅江市人大代表职务。

凌并辉在担任桃江县交通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副处级)期间,受贿数额较大,收受红包礼金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违纪。经市委常委会批准,市纪委给予凌并辉撤销桃江县交通局党组成员职务处分。经市政府批准,市监察局给予凌并辉行政撤销桃江县交通局副局长职务处分。

记者曾鹏辉 实习生杨梦 通讯员雷越毅

牌九赌假工具:永州好儿媳,为婆婆当起“修脚医生”!陪

本报湘潭讯我省考古又传好消息,湘潭挖出一处近6米深的地窖,该地窖位于湘潭市雨湖区窑湾街道正福街社区建筑工地。昨日,记者从湘潭市文物管理处了解到,此处原是明吉王三世与徐妃府的辕门,发现的地窖可能是古代储藏室。

据工地施工的谭师傅介绍,8月25日上午8时30分许,他在工地上挖地基时,发现有一处地方土壤较松,当时他并没有在意,继续往下挖。几锄头下去,一个拳头大小的洞露了出来,越往里面挖,洞口越大。在挖到近6米深处时,意外地发现一处近30平方米的锥形地窖,极像一个倒放的碗。除顶部为三合土筑成之外,其余部分均是略带旧色的泥土。仔细一看,地窖的内部非常平整,但有许多锄印。

湘潭市文物管理处大队长陈树明介绍,《史书》记载:在湘潭市雨湖区窑湾的里仁巷和由义巷交会处,有明吉王三世和徐妃的故居。这里正是明吉王三世和徐妃府的辕门,发现的地窖很有可能是古代的储藏室。他猜测,这里会有一些极具价值的文物出土。目前,他们正在与建筑方协商,拟发掘这一古建筑。地窖里到底藏了什么?本报记者将继续关注。

5月15日,益阳街头仍然还贴有关于李胜林的通缉令。摄影/记者朱辉峰
15日,李胜林家的窗户紧闭。据邻居介绍,自李潜逃后其家人都已被执法机关带走。

红网益阳5月18日讯4月初,一份通缉令张贴在了益阳城区各个角落。

被通缉的案犯系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原副院长李胜林。关于李胜林出逃的细节,坊间流传着不同的版本,有说是个别办案人员故意睁只眼闭只眼让他在眼皮底下逃走的;有说是李关系网中的活络人士在跟警察“斡旋”中,李趁机溜掉的;最为离谱的一种说法是:李被控制人身自由后,是黑道上的人持冲锋枪抢走的。

“事实上,并非这么回事。”益阳市多个部门相关负责人向本报记者澄清。

其实,这已是李胜林一年来的第二次出逃。

通缉令

通缉令上的李胜林,只有一张头像寸照,红光满面,脸部微胖。

根据通缉令的相关描述,李胜林系涉嫌重大刑事犯罪重要案犯,于2009年4月1日12时40分畏罪潜逃。

李于1951年10月16日出生,益阳市资阳区人,其身份证号为:43230119511016205x,身高1.70米左右,出逃时头发较乱,蓄须,上身着黑色灯芯绒夹克衫,脚可能有伤,穿白色球鞋。

4月3日,益阳市公安局发出了这份通缉令,并承诺对发现线索的举报人、缉捕有功的单位和个人,给予5万元奖励。

通缉令遍布益阳的大街小巷,同时在当地的《益阳日报》予以刊登,并在当地电视台滚动播出。

大多数的普通百姓并不知道,被通缉的案犯系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原副院长李胜林。这一级别的官员被通缉在当地引发了超乎寻常的关注,李胜林的中院原副院长身份被广泛传播,案发原因和出逃细节成为普通市民咀嚼的话题。

不同版本的传言在坊间以几何级数迅速放大,强烈刺激人们的神经。

李究竟犯了什么事?记者在采访中也听到了不同版本的传言。一种说法是,李胜林跟一家企业“借”了5万元,并且打了一张借条,这后来成为其东窗事发的导火索;另一说法是,李陷入一驰名商标之争,收受一方当事人40万元现金。

当地百姓说,无论哪种说法成立已无关紧要,李的出逃本身说明了“他的问题不是一般的问题”,还有人说“弄不好要杀头的”。

而网络上的言论方向也主要集中在抨击司法腐败,但也有一些“为什么在侦查期间能够潜逃”之类的诘难。有的网民质疑说,“李胜林脱逃是否背后有人指使,怕牵出更大的贪官?”

关于李胜林出逃的细节,最为离谱的一种说法是:李被控制人身自由后,是黑道上的人持冲锋枪抢走的。

但传言仅是传言,持不同版本传言的人士均无法向记者提供支撑传言的事实依据。

4月4日,益阳市纪委曾发出《紧急通知》,请求市直及中央、省属驻益各单位纪检监察组织迅速动员本单位干部职工、家属全力协助查找李胜林,“一旦发现有关线索和踪迹,迅速报告市指挥中心,并采取必要的控制措施,不得有误”。

4月8日,益阳市纪委、益阳市政法委联合向全市发布通告称,广大市民必须积极协助公安机关开展追逃工作。“凡已经为李胜林出逃、藏匿提供过帮助的,必须在4月15日前向追逃工作指挥中心报告,主动说明情况争取从轻从宽处理;逾期不予报告的,一经查实,将依法依纪从重处理。继续为李胜林出逃、藏匿提供方便的,构成犯罪的,将依法从重处罚。”

4月13日,益阳市纪检监察系统召开案件检查工作会议,对李胜林畏罪潜逃情况予以通报。

侦察兵出身,两次出逃

“这个案子问题肯定很严重,不然的话,他不会这样夺命狂奔。”据益阳纪检系统相关知情人士介绍,李胜林因涉嫌受贿被市纪委“双规”,关在一家宾馆的房间,接受办案人员调查。

在“双规”期间,李装作很配合的样子,4月1日中午,李称要上厕所,把水放得哗哗响,以麻痹办案人员,突然把门拉开就往外冲,跑到走廊尽头,有一扇窗挡住了去路,李抬脚踢开窗户,跳下楼去,夺路狂奔。此后,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4月29日,益阳市人大常委会发布公告,根据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提请,撤销李胜林的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审判员职务。

一位与李胜林共事28年的益阳中院退休人士介绍,李胜林于1982年从部队以连级干部身份转业,分到法院系统后,从书记员、审判员到审判长、庭长、副院长,一步一个台阶升迁上来。在2006年,李已经退居“二线”,不再担任中院副院长一职。

李的这位同事称,李做人活络,关系广泛,在益阳有较强的人脉关系。李的一个性格特点是喜欢喝酒,喝醉了喜欢说大话。这位同事笑称,李胜林醉酒后最牛的一句是:“在益阳,我是老大。”

案发后,当地警方已成立专案组,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追捕,但时至今日,李胜林仍未到案。“他是跑不掉的,抓捕他只是时间问题。”益阳市公安局有关人士分析。

上述纪检人士称,李胜林系侦察兵出身,身体素质较好,具有较强的反侦查能力。但在跳楼逃亡时,李的脚可能受伤。

其实,这已是李胜林一年来的第二次出逃。

对此,益阳市委宣传部外宣办负责人曹荣向记者证实,李胜林因牵涉某一案件,去年就被纪委人士叫去谈话,但李后来跑了,随后消失得无影无踪。为此,纪检部门还在《益阳日报》发布公告,要求李胜林限期到案,协助调查。

春节前,李胜林回到益阳。正月十五之后,纪委又找到李胜林谈话,此次,纪委查明案件线索,认为已达到“双规”条件,于是对李胜林实施“双规”,但没有想到,李胜林在“双规”期间再次脱逃。

“第一次脱逃不是在侦查期间。”曹荣向记者强调说,纪委“双规”与侦查不是一个概念。当时纪委仅仅是找他谈话,还没有进入程序,不是在“双规”期间。

儿子是律师,也涉案被抓

曹荣向记者证实,在李胜林受贿案案发之后,李的妻子和儿子牵涉其中,目前已被刑事拘留。

在李胜林所居住的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宿舍,李家窗户紧闭,已有多日不见人影。记者获知,案发前,李胜林的儿子李云是益阳一家律师事务所的执业律师,也是合伙人之一。

“我们怎么也没想到,李云也会被抓进去。”熟知李云的一名律师界同行感到惊讶,他原本以为,李云是个律师,应该知道违法的事不能干。

这位同行介绍说,李云为人不错,随和,够义气,圈内人对他评价也很好。李云于1977年出生,2005年通过自己的努力考取了律师资格证成为一名执业律师。

“能考上就已经很不简单了”,这位同行说,李云很能吃苦,在他身上,并没有纨绔子弟的习气。“从他的身上,你甚至看不出哪怕一丁点儿干部子弟的影子。”

李的业务能力强,是益阳几家大公司的法律顾问,“顾问单位案子多,就足够他应付了”。这位同行说,近两年,一些离婚之类的小案子李云已基本不接。

根据律师执业规范,“律师不得向委托人宣传自己与有管辖权的执法人员及有关人员有亲朋关系,不能利用这种关系招揽业务”。

但李云有的是办法。知情人称,“只要代理费高,他什么案子都敢接。”

为了回避“代理律师的老子是法院副院长”的质疑,李云不便去中院出庭,他接下的案子即便要去中院开庭,也都是请人代为出庭,“他会给几百元的出庭费,我们也知道,代他出庭也无非是走走过场”。

有消息称,李胜林在脱逃后,曾在他的一个亲戚处拿了800元作为逃跑费用。目前,这名亲戚也被控制。

将择机发布权威消息

4月15日,记者在益阳市委、市政府大楼看到,关于追捕李胜林的通告仍张贴在楼层的公告栏上。

益阳一政府机关工作人员称,对于李胜林的出逃,市里很重视,也曾专门开会,市委书记要求不惜一切代价,将李胜林抓捕归案,不管牵涉到谁,彻查到底。

对于益阳纪委来说,此次脱逃事件显然是一次不小的事故,由此而来的是工作上的压力。记者很想跟办案人员一起聊聊,希望得知更多关于李逃跑的细节,在与曹荣沟通后,得到的答复是,办案人员“搞外调去了”,没办法跟记者见面。

对于目前社会上的各种传言和猜测,益阳纪委人士表示无奈。

“社会上的传言都没有依据,都是不准确的。”益阳市纪委办公室负责人表示,对于李胜林案,纪检部门已拟定新闻通稿,将择机发布权威准确的消息。而益阳中院办公室负责人则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

曹荣透露,纪委办理此案的负责人确实压力很大,“益阳纪委的工作一直是很好的,本来还打算向上面推荐为先进典型的,但可能因为此事泡汤了”。

稿源:红网

牌九赌假工具:奥园7月合同销售约人民币25.3亿元

湖南省外宣办主任孔和平主持了此次新闻发布会,湖南省广播影视集团总经理、湖南电视台台长欧阳常林,湖南省广播影视集团副总经理罗伟雄,此次赈灾义演晚会总导演、湖南电视台副台长汪炳文以及湖南省民政厅慈善办主任蒋建华出席并做了讲话。新闻发布会盛况,由湖南卫视网站、金鹰网、红网、新浪网等同步进行了视频和图文直播。

新闻发布会上,湖南省外宣办主任孔和平首先宣布了湖南省今年的受灾情况,通过一段11分钟左右的电视画面了解到:“在2006年7月中旬,从菲律宾以南的太平洋洋面突袭而来的强热带风暴“碧利斯”,在广袤的湘南迅速形成暴雨中心。一时间,山洪暴发,河水猛涨,泥石流滑坡大量发生,郴州、衡阳、永州等地局部严重受灾,湘江全线告急。“碧利斯”所到之处,田冲毁了,房屋倒塌了,人被洪水团团围困,造成重大人员伤亡。据目前统计,湖南省受灾人口729万多人,农作物受灾面积279千公顷,倒塌房屋8.42万多间,死亡346人,基础设施损毁严重,京广铁路、京珠高速一度中断,直接经济损失78.1亿元。”

灾区最真实的画面感染了在场的所有人,负责“情系大湘南”-2006湖南电视台赈灾义演晚会的湖南电视台副台长汪炳文在讲话中提到,目前,全体演职人员都是通宵达旦的进行晚会的筹备工作,搜集大量的抗洪救灾一线资料来反映广大军民在抗洪第一线不怕牺牲、团结奋战的英雄风貌,反映灾区党员干部吃苦在前,关心群众的优良作风,同时也反映全国人民支援灾区的热烈场面。另外,关于义演即将到场的演员阵容,汪副台长表示,目前已经有40余名演员的阵容已经被敲定,尤其是许多正在各地演出的湘籍艺人在得知家乡受灾后,也都纷纷决定返回家乡参加此次义演,要为受灾群众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而且,在当天义演晚会直播中,将分两个演出会场进行,通过文艺表演、时空连线、现场捐款等形式,传递三湘大地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真情。

就在义演前,就已经有相当多的社会各界人士纷纷献上爱心,湖南省民政厅慈善办主任蒋建华在新闻发布会上,对灾情发生后的募捐情况进行了简单介绍,再次公布湖南省赈灾募捐账号及募捐电话:开户名:湖南省赈灾募捐办公室,账号:41200509008093001,开户行:中国银行长沙市又一村支行,募捐电话:0731-4838456。

最后,湖南省广播影视集团总经理、湖南电视台台长欧阳常林总结道,在灾情发生后,湖南省广播影视集团上下员工,都积极投入到了抗灾救灾的宣传工作中,除了奋斗在抗洪第一线的新闻队伍,还有为了筹备此次赈灾义演晚会,加班加点努力工作的文艺队伍,这都是希望广电人能以充沛的精力,和顽强的工作作风保证新闻渠道的畅通以及这次赈灾义演晚会的圆满完成。另外,湖南卫视旗下的现代零售企业——快乐购物有限公司更是也以他们独特的方式来献出自己的一份爱心。作为每天销售二千多件商品的新一代电视购物公司,快乐购决定将7月24至7月底销售的每一件商品中的20元,拿出来捐赠给湘南受灾地区,最后总金额达到50万元。这一捐款也将汇集到8月3日湖南卫视直播的“情系大湘南赈灾义演晚会”中。

相同的灾难、共同的心愿、一致的行动!在湖南人民遭受巨大灾难之际,主办方通过新闻发布会再次表达,诚挚邀请中外新闻媒体、中外组织、中外企业共同参与发起本次活动,并面向社会公开募集资金用于帮助湖南灾区人民恢复正常的生活,重建家园!

附:

2006湖南省赈灾募捐办公室热线为:0731-4838456;0731-4838457。

募捐品分别为物资募捐和现金募捐。

募捐方式分别如下:

物资募捐方式: 物资募捐

地址:长沙市东方风路276号湖南省赈灾募捐办公室(即省民政厅内) 邮编:410003

联系人:唐艳红 电话:0731-4502283(办) 小灵通:0731-6634777

注:募捐者也可亲自将物品送至湖南省民政厅,并进行登记,领取收据单。 请募捐者把邮局的收据或民政厅的收据传真至0731-4801240以进行物资统计。

汇款募捐方法: 银行汇款

户名:湖南省赈灾募捐办公室

帐号:41200509008093001

开户行:中国银行长沙市又一村支行(中国境内所有银行均可汇款至这一帐号)

邮政汇款:湖南省金鹰影视文化城 湖南电视台办公室转湖南赈灾募捐办公室 邮编:410003

电话号码:0731-4838456 0731-4838457 传真:0731-4801240

注:募捐者也可亲自前往湖南金鹰影视文化城湖南电视台进行现场咨询和捐款。请募捐者汇款后,当即把银行汇款凭据或邮局的汇款凭据传真至0731-4801240以进行物资统计。

相关专题:碧利斯引发南方洪灾

牌九赌假工具:辣妈Ella回归工作竟然表示:完全不

卫生部上午通报,湖南确诊一例甲型H1N1流感病例,患者系留美学生,21日与北京第4例患者同乘CA982航班抵京,22日转CA1349航班回长沙。该患者系内地甲型流感第12例确诊病例。

患者,男性,19岁,居住地址为湖南省长沙市,目前就读于美国某大学。患者于北京时间5月21日凌晨4时乘坐CA982航班由纽约回国,5月21日18时抵达北京,5月22日与其母亲一起乘坐出租车至机场,11时20分从北京乘坐CA1349航班,13时40分到达长沙。

由于该患者与北京报告的第4例输入性甲型H1N1流感确诊病例同乘CA982航班由纽约抵京,5月23日,湖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对该患者实施医学观察。5月22日,患者出现咳嗽、喉咙痒等症状;5月25日,咳嗽加重,被转入长沙市公共卫生救治中心进行隔离治疗。目前,当地卫生部门已对患者3名密切接触者实施定点医学观察,正配合有关部门积极开展与患者同机的密切接触者的追踪随访。

相关新闻


,可保伊瓜伊1年40球

新产业再好也别一哄而上

池州现史上最大力度油价促销

2017农村土地确权实施新政策,宅基地

祛痘小贴士:做到这十三点痘痘离你越来

微博+优酷:2017年上半年全方位合作

《深海利剑》海浪主题漫画卢一涛恐无缘

白宫纷争华尔街视而不见道指“任性”上涨

(责编:RYSQY、6702)

推荐阅读

徐悲鸿、伦勃朗、梵高等,大师们的自画像   在湘潭县响水乡狮子山村,乱建滥造的私人墓地随处可见。记者 刘晓波/摄

湘潭市殡仪馆周边,湘潭县响水乡狮子山村和湘潭市雨湖区先锋乡桐梓村,不少农民擅自将集体所有的自留山地开发成墓地,非法高价出售。甚至有村民借此积敛了上百万元收入。

这种现象近年来愈演愈烈,一片片葱茏的山林,如今坟头成堆、墓碑林立……

【暗访】村民热情“拉业务”

记者走近池塘边的一户人家,一名中年妇女热情地迎了上来,“是要买墓地吗?”见记者点了点头,她马上带着记者来到她屋后的自留山上,“我家已经卖了200多个墓了,做出来的坟别人都很喜欢,而且价格比公墓便宜,服务也好得很!”

记者看到,这处山头几乎都被坟头占据,有的地方还剩下稀稀拉拉的几棵树,有的甚至寸草不生。“这个怎么卖?”记者指着一个装有琉璃瓦的坟墓问。“这个要8800元,已经卖给江麓的一个职工了,你要这种式样的可以再做。”中年妇女说,“至于便宜一点的也有,3000多的,5000多的,随你挑。”

记者问道:“你这里有没有发票?”这名中年妇女马上将记者带到她家,一边招呼着递烟泡茶,一边从衣柜里拿出一叠纸,“合同、发票,要什么有什么。”

记者看到,对方所说的合同上其实只写几句无关紧要的话;而所谓的发票实际上是一张已经开好的收款收据,收款金额为300元,下面盖有“湘潭县响水乡狮子山村民委员会”的公章。

中年妇女解释,“这是交到村上的管理费,有了村上的许可,我们才可以搞,你也可以放心买了!”临走时,对方留下了电话号码,要记者再与她联系。

【目击】坟头成堆墓碑林立

湘潭县响水乡狮子山村是毗邻湘潭市郊的一个小村,人均耕地不到0.3亩。由于该村与湘潭市殡仪馆及公墓区湘殡陵园相邻,受“地利”因素影响,近年来,该村涌现出上千座村民私卖坟地修建的“私墓”。

4月14日下午,天气阴沉,记者以买墓人的身份来到当地暗访。沿潭锰路前往湘潭市殡仪馆,记者远远地就看到,路边的山包上坟头林立,墓碑密密匝匝。进入湘殡陵园,这里除东面外,西、南、北三个方向的山坡上,修建着不计其数的私坟。

由于与湘殡陵园内的墓地建筑有些不同,一眼望去很容易分辨出这些就是农民擅自开发的墓地,其占地面积普遍偏大,修建得极为讲究。在一家蒋姓的村民家旁,密匝坟堆团团围着房屋,最近的坟堆离家门口只有几米远。这些私墓中,很多用水泥封顶,镶着漂亮的瓷砖。有的墓碑上还盖着黄色的琉璃瓦,装饰极为豪华。

【暴富】卖坟专业户聚财上百万

知情群众告诉记者,在狮子山村,村民私卖的坟地每块价格大多在2000元至5000元之间,高的炒到了8000元至10000元一座;给村、组上交的“管理费”一般为300元,而成本少的只需500元左右。除去这些,卖出一块坟地能稳赚一笔。而对于丧户来说,公墓的价格普遍要贵一些,占地面积也只有一至两平方米,不及私墓那样豪华气派。

正是在丰厚利润的驱使下,自1996年开始,这里乱建滥造的非法私人墓地越来越多,狮子山一名张姓村民说,“靠山吃山,我们组里就靠吃死人饭。”而最近几年,雨湖区先锋乡桐梓村部分村民也开始从事卖坟行当。

【恶果】每年蚕食土地300多亩

湘潭市殡葬改革执法大队的调查显示,湘潭市乱建墓地的现象始于1996年,到1998年后愈演愈烈。目前,除殡仪馆附近的狮子山村和桐梓村,鹤岭镇、楠竹山镇、河口、江滨等地也不同程度存在非法墓地。据不完全统计,全市非法墓地至少在6000座以上。执法大队队长谭见冬告诉记者,根据国家有关规定,湘潭市城区属于火化区,火化后每人每墓占地面积不得超过1平方米,而乱建的私墓动辄超过五六平方米,有的甚至占地更多。由于丧葬占地,每年要减少300多亩田地。

【追问】“私墓”为何禁而不止

乱建滥造私坟明显违背了殡葬管理条例,也是《国土法》所严令禁止的。如此明显的违法行为,为何能长期存在并愈演愈烈呢?对此,湘潭市殡仪馆负责人一针见血地指出,少数基层政府和相关部门长期对此视而不见,有的甚至还要从中收取手续费,这种管理上的缺位和不作为促使了“圈地建坟”歪风的迅速滋长。

据介绍,早在2000年,湘潭市民政部门在检查中就发现了狮子山村私建坟墓的问题,随后民政部门反复督促湘潭县政府采取措施,可一直没有引起重视;在乡镇和村组,一些干部甚至采取默许甚至纵容的做法,从中捞取好处。狮子山村仁冲组村民称,卖坟地是村组集体决定的,并且还有乡国土所的批准。村民每卖一块坟地,上交村里200元,交组里300元。这几年,村里光靠卖坟地收入有三四十万元。记者看到了一张狮子山村村委会开具的卖坟现金收据,上面公然写着收费名为“黄母坟墓费”,盖着“湘潭县响水乡狮子山村民委员会”的红色公章。

湘潭市殡仪馆负责人介绍,在1996年时,当地一个区人大代表为了抑制卖坟地,提议以交钱来控制村民卖坟地,结果当时乡国土所有关负责人便规定,1996年以前卖坟地的交100元,1996年以后卖坟地的交200元。“这样做,最初的出发点是想抑制卖坟地的行为。事实上,村民后来都认为,只要交钱就可卖坟,从而使卖坟地‘合法化’了。这10多年来,虽然省市各级部门都曾专门发文,也召开过多次协调会,但后来都不了了之。”

目前,狮子山村的非法墓地现象已引起湘潭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发稿前记者了解到,近期内,该市民政、国土、公安等部门将联合进行专项整治,力争彻底刹住这股歪风。

【详细】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