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组织人事

外围赌博群:湖南桂阳发现清乾隆年间“家礼家训”题材壁画

2017-09-19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这个村的老百姓已经将卖血浆作为他们的“赚钱”方法

连山县村民赚钱有“新”招

广州佰易药业设在连山县的单采血浆站,因为频采、超采等违规行为,被当地卫生部门多次处罚过,不过这个血浆站与我们平时了解的献血站还不同,它采集所谓的“单采血浆”——就是把采到的人血用离心机分离,只取走血浆,剩下的红细胞仍然输回人体,这样输血者能够很快恢复体力,而被采走的血浆,就作为工业原料卖给生物制药公司,提炼制成人血/白蛋白、球蛋白和血小板因子等昂贵的药剂,本来,单采血浆只是一个正常的药品生产流程,可在连山,采血却已经演变成了一种畸形的经济现象。

如今的采浆站冷冷清清,十分萧条,然而附近的居民却告诉记者,以前正常采浆的时候,那又是另外一种景象。

记者:“最多的时候大约有多少人?”

连山县人民医院工作人员:“我们不知道,我们也没有清点过人数,最多200多人吧。”

记者:“排队不是要排到后面?”

连山县人民医院工作人员:“要排到外面了。”

连山壮族瑶族自治县位于广东和广西交界的山区,这里不少老百姓都知道这种简单的“赚钱”方法――到县城里的“单采血浆站”去卖血浆,连山县永和镇大富村的蒋振国就是其中一个。

记者:“什么时候开始去第一次去卖血浆的?”

村民蒋振国:“前年。”

记者:“一个月去几次?”

蒋振国:“两次。”

蒋振国身体很虚弱,他给记者看了手臂上的针眼,由于长期抽血,针眼旁边已经形成紫块,由于每次卖血浆能拿到90元营养费,如今,他和他爱人每月卖血浆的钱,已经成立全家经济的主要来源。

记者:“那你现在去卖血浆之后,这个钱能够维持你家用吗?”

蒋振国:“可以维持。”

记者:“如果不卖血浆的话你家里面是不是生活就很拮据了?”

蒋振国:“是啊。”

由于有了这样一个采浆站,在整个连山和周围的一些县,都出现了一个个“卖血村”,记者走访了几个村子,在这里的村民看来,一个村有几十个卖血浆的很正常。

记者:“你们村卖血浆的有多少人?”

村民:“卖血浆的很少的,十多个人,二十个人,上面那个村,一个村的都去卖血浆,长沙那个村子,他们一个村的都去,四、五十岁的都去的。”

记者:“不是五十岁以上的就不能抽了吗?”

村民:“他们就一直都是在那里抽,抽十年有的人,有些人抽了很长时间了,他一直在那里抽,要是你到了五十岁自然没有人问了。”

而当地一个开三轮车的人告诉记者,曾经很长一段时间许多外省人也来这里卖血浆。

村民:“外地的人多了,那个班车广西最多,两车人呢,我怎么知道广西是哪里的,我不知道。”

记者:“那你怎么知道他是广西的呢?”

村民:“他们说话我怎么不知道,他们的话是广西的。”

记者:“他们还包车过来?”

村民:“包车过来的,有时候专门在这里住。”

记者:“还住在这儿?”

村民:“肯定的,在广西那边有住,还在那里吃,那里住,住在那里,广西的最多。”

当村民们在为卖血浆的营养费提高10元钱而高兴的时候,背后却是血液制品企业的巨额利润,目前,血浆的销售价格已经由2003年的每吨45万元涨到了2005年的每吨62万元,再加上血站已经改制成企业的一部分,对血浆的需求就更加旺盛,因此,降低标准采血、频繁采血、超量和跨区域采血等违规采血便成了血浆站的常用手段,连山血浆站的站长告诉记者,他们平时很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发动更多的群众来卖血浆。

记者:“上面应该有要求你吧?”

连山单血浆站站长植春龄:“要求多发动浆源。”

连山县卫生局冀局长看来,单采血浆站的改制并没有从根本上管住违规采血的行为,反而会变本加厉。

冀世惠:“现在转制以后,处于那个企业来经营,企业经营他可能要追求那个利润。”

单采血浆站的违规采血会对血液制品的安全带来严重隐患,而基层卫生部门很难对单采血浆站形成有效的监管,特别是对于重复采浆和频繁采浆以及跨区域采浆这一块。

记者:“像我们这种基层的卫生监督部门,会对这种血浆站做哪些监督管理。”

冀世惠:“主要是一般来看,看他们采浆的流程有没有规范,主要是检查那个工作人员有没有持证上岗,还有里面他的制度有没有落实,还有对那个档案检查,档案和那个采浆员的身份有没有符合,主要是进行这几方面的检查。”

记者:“恰恰就是说,重复采浆这一块疏忽了。”

冀局长:“不是疏忽,是我们检查方法不同,我们检查时候可能对这个方法,对检查的,对发现这个漏洞的方法可能缺乏一点。”

即便是现在加强了对冒名顶替的监管,但对于职业卖血者和血浆站来说,仍然有办法来轻松对付,许多血浆站为了照顾外地来的卖浆者,就推出了特殊政策。

村民:“就是抽两天,我到坪石去献血也是一样的,你去一次来回车费80块钱,以前是80块钱,现在是90块钱,你除了车费就没有了,你去干什么。”

记者:“那怎么办?”

村民:“所以他要多给一次,多给一天抽血的时间,抽两次。”

记者:“就是一个人抽两次。”

村民:“比如说你第一天去了抽一次,明天再给你抽一次,你就可以回来了,这样路费就可以赚回来了,就是只给你抽一次的话,刚好够来的路费,划不来是不是。”

他告诉记者,第二天去卖血浆时检查就很松了,有时候不用再检查,就这样,一道本应非常严密的网,就可能在高额利润和形同虚设的监管下漏洞百出,因此,不管广东佰易此次事发最后查明究竟是哪个环节出现问题,但采血环节目前的漏洞都应该尽早被全面封堵。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外围赌博群:习近平带领我们走过的这不平凡五年——外

2006年7月,兰义行贿案作为典型案例被北京市纪委、市委政法委选作对处级以上干部进行法制教育的“教材”

一步登天:小人物攀上“大树”

兰义出生农村,只有小学文化,结识毕玉玺是在20世纪90年代前后,当时兰义在北京通县招待所食堂打工,食堂后来改为通县宾馆,当县长的毕玉玺常常在这里开会、宴请宾客,于是兰义攀上了这位“县太爷”,很快就当上了餐厅副经理。

不久,毕玉玺调市交通局任副局长,就把兰义调到了由交通局管辖的高速大厦,让他在大厦的餐厅当了一个副经理。

就在兰义走马上任的时候,他的倒霉日子也同时到来了——由于在通县宾馆任餐厅副经理期间倒卖平价煤气贪污了1万多元,被判了6年有期徒刑。

1997年,兰义假释出狱,他找到老主子。这时候的毕玉玺已经坐在了首都公路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一把手的位置上,手里有投资100多亿元的工程项目。

毕玉玺没有抛弃旧情,他把子公司的康某介绍给了兰义。康是毕下属京津唐高速公路北京段的项目经理。经过接触,康向毕玉玺汇报:“我没办法把项目交给兰义,因为他没有资质。”

毕玉玺说:“就让他做些零散活吧。”

康从毕的口气中,敏锐地察觉到他与兰的关系绝非一般,于是把工程中沙石料的运输交给了兰义。

接到这个活儿,兰义立马筹款,先是买进10台运输卡车,跑到密云注册了一家兰公司。一年下来,赚了200来万元!

接下来,他又注册了两家公司,接手了毕玉玺公司的一个鱼塘,还建了一个度假村。

不忘报恩:瞄准领导的腰包

兰义靠着毕玉玺这棵大树春风得意,财路亨通。此时此刻,他心里更加明白,如果说,父母给自己的是生命,那么,毕玉玺给他的则是生路!以他现在的处境,生路比生命都重要一万倍!他买了一大堆高档礼品,借春节前夕,叩开了毕玉玺的家门。

毕玉玺夫妇全在家。兰义将礼品放在厅里,然后取出两万元现金:“也不知买什么合适,送点钱让首长过节。”

毕玉玺没说什么,妻子王学英将钱收下。

第二天,毕玉玺妻子王学英打电话给兰义:“你来家一趟!”

兰义立马开车赶到。家里只有王学英一人,客厅的地上堆了一些高档烟酒。王学英说:“把这些东西拉走吧!你度假村肯定用得上。”

兰义立马搬到楼下装进了自己的轿车。临走时,给王学英留下了两万元。

此后的几年里,王学英经常给他打电话,只要听到“你来家一趟”,兰义必然是乖乖地如期赶到,乖乖地把一堆高档烟酒拉走,然后把钱留下,数额从两万元到20万元不等。

一天晚上,兰义把包了20万元现金的一个纸包送到毕玉玺家。家里没有别人,只有毕一人在家。

毕玉玺扫了一眼:“拿回去!从今天起,不要再送钱。”

“那我送什么?”

“什么也不要送!”

兰义心想,这不是他的性格。思忖片刻,兰义终于弄明白,他不是不要钱,是不让他用这种办法送钱给他,就说:“这样吧,钱我先拿回去存在银行,这存款仍然是你的,你用钱的时候,我随时给你取。”

一句话,破译了毕的心结,他随即起身,又取出一个纸包:“这是20万元,你也拿走,一块存起来。”

此后的若干日子里,兰义到毕家,不再拿钱,而是单独向毕报账,告诉他:“折子里已经存了110多万了。要是用钱,随时说一声,我立马去取。”

铁窗悔悟:沉重的认罪书

兰义向主子毕玉玺报恩,除了巨额的金钱,还有色、还有赌,是全方位的。兰义在毕玉玺的心目中,是一个铁了心、死心塌地的报恩者。毕玉玺曾经当着兰义的面这样评价他:“你是最了解我心思的一个人。”

在这两个人之间,什么地位、知识、觉悟、门第等等已经不复存在,唯一存在的就是交易,就是以金钱、私利构架起来的一种互为利用、各取所需的交易。他们以自己的行为,诠释了商业贿赂的过程,把自己放在了法律的砧板上。

2004年4月,毕玉玺东窗事发,被“双规”。4个月后,兰义以涉嫌行贿罪被检察机关拘捕。

监号里、审讯桌前,兰义静下心来开始反思自己。他恍然发现,其实自己完全可以以劳动的双手创造自己的生活,他完全可以不用攀附毕玉玺。退一步讲,如果毕少一些贪心和贪财,对他每一次送钱说上一声“不”,也许情况就不是今天这个样子。从这个意义上讲,他也是受害者。他想想几年来与毕玉玺的来来往往,突然发现自己是世界上最忙碌最疲累的人。他分明是把自己的一生和小命交到了人家手里,完全没有主宰自己的权利——毕妻王学英一个电话,他就得乖乖赶到,然后就是把手里的钱换成一堆烟酒;毕一个电话,他便乖乖地把10万元现金送给毕的相好;还有四合院打牌、澳门陪赌、曼谷陪玩……这其中哪里还有他自己!他的兴趣、爱好、自由到底是什么?什么都不是!因为,除了主子,他什么也没有!

此时此刻,兰义最想做的就是两件事:一是坦白交代自己的全部犯罪事实,快一点解脱;二是想方设法保住自己的兰公司,因为公司里还有100多名员工,他们都是下岗职工再就业的,如果公司一垮,这些人就又失业了……

兰义没有什么文化,连自己名字都写不好,但他还是连夜写出了坦白交代材料,历数了他向毕玉玺行贿的全过程。

他看着这些材料,想着毕玉玺,突然感到了一种轻松。他仿佛已经弄明白:原来,他拿钱送给毕玉玺,认为那是报恩,但实际上那是一种相互之害;现在,把自己的犯罪事实说清楚,这才是真正的报恩,以谢罪的方法报恩,是帮助毕玉玺和挽救他。这对自己、对毕玉玺,都有好处。因为,向法律投降,向公理、正义认错,这才是真正的理性的回归。

另一个关押地——秦城监狱,毕玉玺得知兰义作了彻底交代并且揭发了自己,如释重负,长长舒了一口气,连声说:“好,好。”自此,他的忧郁症好了大半儿,一觉睡去,一直睡了两夜三天。

兰义的揭发检举,协助办案组查出了毕玉玺之妻王学英的一系列问题。王学英是区政府某部的一名纪检监察干部,她在这个职位上一干就是十几年。在人们眼里,这是位作风严谨、讲究原则的“管干部”的干部。虽然她身为毕玉玺之妻,但没有人会把她与一个“贪内助”联系起来。如果不是兰义以谢罪方式报恩主子,如果不是他供述了那些与王学英交往中的行贿事实,也许王学英的问题会成为一个谜。

2005年8月30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兰义行贿一案。在毕玉玺一案中,兰义是向毕玉玺行贿次数最多的一个。法庭认为,兰义身为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为本单位谋取不正当利益,而给予国家工作人员财物,其行为已经构成单位行贿罪,依法应予惩处。兰义曾因为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假释期满后5年内再次犯罪,系累犯,依法应予从重处罚。鉴于其被羁押后,主动向司法机关揭发他人犯罪行为,经查证属实,应认定为立功;并能如实供述司法机关尚未全部掌握的同种罪行,认罪态度较好,依法对其予以从轻处罚。兰义犯单位行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

□苏林

大的孙子秦启瑞。

十年前,家住重庆荣昌的黄中菊夫妇带着儿子离开家乡,在西藏灵芝县开办了面条加工厂,如今已发展成当地最大面条加工厂。由于交通不便,黄中菊夫妇及儿子儿媳十年都没回家。

“拉萨至重庆的列车开通了,我要坐上首发车回家探望年迈的父母,一了十年的夙愿!”黄中菊夫妇激动不已。

虽然山城天气炎热,本次列车最年长的乘客龙宇福老先生却是满面春风,六十六岁高龄的他虽然乘坐了两天两夜的车,却无一点倦意。

龙宇福告诉记者,上个月他乘飞机到拉萨看望在西藏安家的儿子,原本准备在西藏呆上两月,但青藏铁路开通,仅在西藏住了十几天的他便决定乘拉萨至重庆首发车回家,享受一下沿途的无限风光。

“沿途穿越漫长的无人区,我真觉得建铁路的工人们太辛苦、太伟大了!”老先生不由感叹。

本次列车列车长陈萌介绍说,此次列车实际上是从成都首发的青藏专列T二二四次车,返回时编号改为了T二二三次。本次车定员为八百七十人,在拉萨出发时共有乘客四百九十六人,其中藏胞二十余人,经中途七个站的停靠下客,到重庆终点站时仅余八十人。

相关专题:青藏铁路通车

外围赌博群:这个湖北运动员挺出色!世锦赛上他向女友

中新网北京11月16日电 (记者 孙自法)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组织评选的“十位传播科技优秀人物”十六日在北京揭晓,“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导弹之父”钱学森等当选。

按得票排序,当选中国十大传播科技优秀人物分别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杂交水稻工程技术中心暨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主任袁隆平;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为中国火箭、导弹和航天事业创建与发展作出卓越贡献的应用力学、工程控制论、系统工程科学家钱学森;数学家华罗庚;桥梁工程专家茅以升;少儿科普作家叶至善;

中国核武器理论研究工作奠基者和开拓者、领导完成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理论方案的“两弹元勋”科学家邓稼先;中国原子能事业开拓者和奠基人之一、核物理学家钱三强;气象学家、地理学家竺可桢;中国现代地球科学和地质工作奠基人、地质学家李四光;汉字激光照排系统创始人和技术负责人、计算机专家王选。

中国科协为纪念并庆祝其今年成立五十周年,专门组织开展“五个十”系列评选活动,另四项评选当天也同步揭晓——

十个影响中国的科技事件:“两弹一星”研制成功;杂交水稻选育成功并推广应用;神舟五号载人航天飞行成功;中国首次探月工程圆满成功;中国大陆首例“试管婴儿”诞生;二○○三年暴发SARS疫情;陈景润取得“哥德巴赫猜想证明”世界领先成果;科普法颁布实施;中国接入互联网;中国建立院士制度。

十个公众关注的科技问题:“空间探测与绕月工程”、“基因的研究与应用”、“能源资源如何可持续发展、可再生能源能够发挥多大作用”、“核能发展的前景”、“纳米技术、纳米材料及其应用”、“楼兰古城的消失之谜”、“癌症能否被攻克”、“地震能否被预测”、“SARS等传染病如何防治”、“‘哥德巴赫猜想’能否最终被证明”。

十项引领未来的科学技术:基因修饰技术、未来家庭机器人、新型电池、人工智能技术、超高速交通工具、干细胞技术、光电信息技术、可服用诊疗芯片、感冒疫苗、无线能量传输技术。

十部公众喜爱的科普作品:珊瑚岛上的死光、登上健康快车、宇宙与人、机械工人速成看图、竺可桢科普创作选集、华罗庚科普著作选集、十万个为什么、泥石流、名家名作中的为什么(自然科学卷)、中外著名科学家的故事。(完)

外围赌博群:LOL走A怪受到SKT帝王般待遇!王者

新华网北京6月8日电 由于有的地方和部门相互推诿、敷衍塞责,70%的行政诉讼案件在起诉前未经过行政复议。将于8月1日起施行的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进一步明确了“民告官”的责任主体,将有力改变这一现象。

国务院法制办负责人指出,一些地方和部门不积极受理、审查符合法定条件的行政复议案件,致使相当一部分行政争议的处理游离于法定渠道之外,不少行政机关陷于应付信访、忙于应对行政诉讼的被动局面。

有权必有责。条例明确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行政机关的具体行政行为不服,依照行政复议法和实施条例的规定申请行政复议的,作出该具体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为被申请人。

按照条例规定,行政机关与法律、法规授权的组织以共同的名义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和法律、法规授权的组织为共同被申请人。行政机关与其他组织以共同名义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为被申请人。

下级行政机关依照法律、法规、规章规定,经上级行政机关批准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批准机关为被申请人。行政机关设立的派出机构、内设机构或者其他组织,未经法律、法规授权,对外以自己名义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该行政机关为被申请人。

相关新闻


快递内发现枪支零件陕西警方破获一起网络贩枪案

出道多少年,走红多少年,你说人家蔡依林

汇客廰文旅丨霞光溢彩染霞浦!

冯小刚怼《战狼2》?不存在的!吴京公开

吴尊陈小春上《爸哪5》,邓伦来当实习爸

沧州:废旧轮胎变“萌物”巧手老人变废

吴亦凡发文回应淘汰嘻哈侠:我们永远是好

吴京咋没上榜?媒体评NBA十大现役超巨

(责编:PQUZY、58556)

推荐阅读

号称印度姚明,他曾与丁彦雨航做队友,亚   

新华网北京11月7日电中国改革开放30周年成就巡礼暨改革之星颁奖典礼6日在北京举行。

会上,揭开中国农村改革的序幕的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村民严宏昌等18人、国家杂交水稻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袁隆平、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会长高尚全、国家林业局局长贾治邦、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海尔集团首席执行官张瑞敏以及联想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总裁柳传志等30位改革人物,获得了本活动最高奖“影响中国改革30年30人”的荣誉称号。

此次活动由中国改革报社、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研究中心、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中国经贸导刊杂志社等6家机构联合主办。

【详细】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